到地球去:第二百八十五章 不幸中的万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自己的渴望自己去追求去实现,再好的朋友也无须干涉,这是他修行路上收获的一点小领悟。

    尤其是牛阿牛离家出走,找他诉苦后,他觉得当初自己促成牛阿牛与江小白结成伴侣或许就是一个错误。

    任牛阿牛在京城放纵几天后,陆千尘忍不住取出江小白留给他的海螺,对着海螺喊了声江小白,阿牛在我这,要不你也过来

    可是从早等到晚,海螺并没有回响。

    一连喊了几遍,陆千尘依然没收到任何回应。

    陆千尘感觉事不太对劲,便立马找到牛阿牛,劝说他与自己一道回桑普岛一探究竟。

    牛阿牛一听江小白没回应顿时有点慌,拽上陆千尘,一起御剑朝东海驰去。

    以陆千尘现在的觉玄中境修为,完全可以御风而行,御风而行的速度比御剑速度快上一倍不止,但考虑到牛阿牛的心,他也只好随着他慢悠悠地御剑穿行在大旻山川上空。

    来到海滨,陆千尘有些着急,嫌御剑速度太慢,便一把抓起牛阿牛御阵狂风,急驰而去。

    风驰电掣的速度让牛阿牛很不适应,当俩人到达桑普岛落在秋霞山时,牛阿牛还伸手拍了拍口。

    可是,下一刻他便愣住了,搓手嚅嗫道陆哥,好像出事了

    秋霞山冷冷清清,连杂役与记名弟子都不见一个,山上花草树木一片狼藉。

    陆千尘拽着牛阿牛急掠而上,来到山顶江小白与牛阿居住的听潮轩,依然没见一个人影。

    牛阿牛急了,吼了一嗓子江小白,你在哪

    这时候,终于有两个人影从听潮轩旁的一个山洞中跑了出来。

    师尊,你终于回来啦,其中一少年呜呜哭道师娘跟人到海上打架去了

    牛阿牛脸上的肥膘抖了抖,吼道哭什么哭,到底怎么回事

    那少年哽咽道就在昨天,海山忽然飞来一团雾,落在山脚现出两个人,一个是妖娆的大姑娘,一个是少了只胳膊的虬髯大汉,两人说是找你,守门的弟子说你不在,两人便说要找师娘,师娘下山与二人没说几句话,就动手打了起来。也许是师娘怕毁了山门,便逃到海上与他们斗去了,那两人法力似乎都很强,师娘一人可能不是他们对手,师傅快去救师娘吧

    牛阿牛有点懵,少年弟子口中所说的妖娆女子,他猜到应该就是水映瑶,毫无疑问是找上门寻仇来了,可断臂虬髯大汉又是谁

    陆千尘自然猜到那二人是谁,不由得急道他们往哪个方向去了

    少年指了指东南方,陆千尘二话不说拽起牛阿牛御风而起,朝南海方向急赶而去。

    诸厚昭醒来时,既庆幸又绝望,庆幸的是他挂在树干上,没有摔死,绝望的是树干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离顶离地都有十来丈高。

    如果没有受伤,他爬下去应该问题不大,可现在他动一下都疼得冷汗直冒,浑如同散了架似的,又如何落地

    他能醒过来能活下来,本就是一个奇迹。

    他知道这可能就是丐隐前辈教他那呼吸法起了关键作用。此刻他体内就有一股清凉的气息在缓缓流淌,不停修复着体内的伤势,虽然很弱,但有胜于无。

    其实他被钟天鸣的毒掌击中两次后,仍能提起一口气,强撑着偷袭钟天鸣成功,靠的就是这一年多时间积累下来的体内那股气息。

    他所不知的是,那股气息就是修行者所谓的体内灵气。

    也正是这股灵气逐渐解了他所中的修罗掌毒。

    醒过来的诸厚昭挂在树干上动弹不得,只得又练习起丐隐教他的呼吸法,无可奈何时,只能听天由命。

    不知这了多长时间,下面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叫喊声喂,上面的人还活着吗

    诸厚昭竭力吼了一嗓子救我

    然而这一吼,牵动了体内伤势,疼得他直接晕了过去。

    待他再度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木板上,木板上腥臭味刺鼻,苍蝇在他边飞来叮去。

    诸厚昭转动了一下头,发现一位衣裳褴褛的老汉正蹲在门口抽旱烟。

    大叔他艰难地唤了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