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主大人翻墙来:【69】我不喜欢你5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哭得有些久,嗓子哑暗了多。

    殷离似乎低了低头,而后秦商听到他的声音说,你已经是本王的盟友了。

    秦商眸子暗了暗,心底似乎冒出一股说不清的情愫,又想起幻境的一幕幕,忽然觉得,她似乎着了真正的秦商的道。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忽然喜欢上我了呢。

    她温温和和地道,不知是真心还是揶揄。殷离心却猛然一窒,立即开口,胡说什么!我不喜欢你。

    哦。她应了一声。

    殷离刷地一下,松了手,退到一边,本王已心有所属,不喜欢你,你也莫要存妄念。

    殷离松手松地突然,还无意推了一把秦商,这一推,倒把她推醒了神,她低声又应了句,哦。

    殷离心中却升起一股无名火,恼怒地看了一眼站起身的秦商,又别开头不去看她。

    秦商却似方才说话的人不是她一般,径直走到盛有苗苗骨灰的山坡,跪下来拜了几拜。

    苗苗,我有愧于你。

    你知道吗?我来到这个世界,从来没有这么真切的感受到或认为这是个真实的世界。

    你的死,告诉我,这的确不是我熟悉、假想的世界,也不是游戏世界也坚定了我要回去的信念。

    因而,我愧疚你。不仅仅是因为你为我而死,更是因为我内心的自私。

    殷离闷不坑声地站在一边,跪着的秦商忽然开了口,说:殷离,我想把苗苗安葬在秦府祖墓。

    不是的,殿下。

    她面无表情地打断了殷离的忍俊不禁,收回了打量书房的目光,再次说道,是有正事,重要的事,才来找你的。

    哦他似乎故意停顿了会,才收起脸色,道,那你说说看。

    带我去见苗苗。

    也冉望着静悄悄冷清清的神殿,心头冒出些许复杂的情绪。

    那个女人,来到盛京不过几月功夫,为什么凤主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因她涉险

    昨夜,月半入云,凉风习习时,凤主又又去了离王府!

    他十分想阻止,偏生得无权干涉凤主的任何决定。

    在斗兽场,擅自入场救了秦商,在云山凤殿,明明是大怒之时,却同意了秦商所谓的交换提议。还有昨晚竟然扮作殷离的模样,去安慰秦商。

    这一切都表明着:凤主正在改变,不由心志地变化。可他却连原因都找不到,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想到这,也冉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说到底,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凤主在培养他,他从未真正为凤主做过什么事到底枉费了凤主当年,救他的心思。

    你在这殿门前做什么?

    身后轻盈的脚步声响起,也冉闻声抬头,极迅速地敛去目光的讶异,回道:凤主,您回来了。

    晋凤走近了也冉身旁,一双潋滟的凤眸盯着他看了片刻,才道,你昨天,跟踪本尊了。

    凤主饶恕!

    扑通一声,也冉弯下膝来。

    晋凤依旧是淡淡地睨着他,原因。

    也冉自知晋凤是在问他,跟着出去的原因。又沉默片刻,狠了狠心似豁出去般问出了口,殿下,您为何对秦商如此关心

    晋凤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些许不悦之色,也冉,这不是你该管的。

    殿下,也冉轻轻喊了,也冉自知僭越,可殿下您来这有六百年之久,才等到了机会。若是若是对一个凡人**动了妄念,您还怎么舍得忍受亿万年孤独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