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入宫门:限免 第39章 番外之帝王心18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心里松了一口气,梁怀音目光落在赵珩的身上,里面暗藏的情绪不明。

    宋嬷嬷,摆膳吧!今日让皇上就在我这让儿用膳,去多准备一副碗筷。话说的十分明白,梁怀音就算是不通透都能够明白了沈太后的排斥。

    太后还有什么吩咐吗?若没有别的吩咐臣妾就告退了。梁怀音小心翼翼地向沈太后行了礼,等着她回应。

    母后,母后和朕很久没有在你跟前孝敬,不如今日我们一起陪您用膳吧!赵珩也不管沈太后答应不答应,就已经招呼着宋嬷嬷多添一副碗筷了。

    他走到梁怀音跟前扶起她,拉着她的手一起走到沈太后跟前:母后,儿臣进来政务繁忙,难得在您跟前孝敬,对亏了有皇

    哀家不舒服,这午膳不吃了。沈太后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梁怀音心中有些难过。若是沈太后从来没有对她正色过,或许她还不觉得什么,可是从前沈太后也是颇为看重她的,如今为了一个孩子难道就变了吗?

    原来皇上也在皇后这儿啊,既然在那就正好,太后她老人家今日正好有些精神了,想请皇上和皇后一起去慈宁宫说说话。宋嬷嬷只是随意打了个千,并未行大礼,以她在太后身边的资历,即使这样,赵珩也不会说什么的,毕竟她是沈太后跟前的老人了。

    不知道母后是不是有什么吩咐,怎么还劳烦嬷嬷来跑这一趟了?赵珩心里起了疑惑,但是不能确定。

    宋嬷嬷笑容来的很慈祥,丝毫看不出这是一个久经风雨的老人:不过是太后她进来闲得慌了,宫里的人嘴碎跟她讲了一个笑话,她觉得不好听,想请皇后娘娘过去亲自给她讲讲笑话。

    这话说的很有意思,明明就是想要梁怀音去解释冯嫔小产的事儿,却偏要这般说辞,也不知道沈太后到底是怎么一个意思。

    那正好朕也跟过去,说不定朕讲的母后更愿意听一些。赵珩握住了梁怀音的手,虽然觉得她手心里有些腻歪的感觉,但是最后也没有介意。

    本来就是要皇上一起请过去的,既然赵珩主动了,宋嬷嬷也没有说什么,只得在前面带路。

    慈宁宫离嘉阳宫也不算太远,同赵珩一起并行走着,梁怀音倒是希望这路再长一些就好了。可惜恍惚间,慈宁宫已经摆在了她的眼前。

    皇上。轻唤了一声,已经到了慈宁宫,她这样和赵珩携手而进,似乎不太好。

    没事儿,朕陪着你。丝毫不在意梁怀音想要往回抽的手,赵珩紧了紧,握住她不肯放开。

    梁怀音无奈,在心里叹了一声气,然后跟着赵珩的步子,缓缓走进了慈宁宫。

    沈太后歪着身子在软塌上闭目养神,似乎是精神不太好,就连梁怀音已经和赵珩走进来了,也没有动一下眼皮。太后身边的宫女也没有唤起太后的意思,梁怀音只能站在一旁等着,不敢打扰。

    还是宋嬷嬷打破了宁静,她走上前在沈太后面前轻声道:太后,皇上过来了!

    似乎这才是刚刚醒过来,鼻音里拖出一个哦字,声音拉的老长。

    皇后也来了?由着宋嬷嬷将自己扶了起来,沈太后才朝着站了几个人影的地方看过去。梁怀音和赵珩。连忙上前请安:给母后请安!

    都起来吧,都起来吧!沈太后一副萎靡的样子,气力缺乏。

    赵珩担心太后的身子,起身后凑上前扶着沈太后问道:母后可是哪里不适?皇儿这边去给您请太医过来瞧瞧。佳荣妹妹就要归宁了,您还等着瞧瞧妹妹胖了还是瘦了呢!

    沈太后这才微微直起身子,真个人精神了些:我哪儿有什么不适啊,只不过是觉得这宫里太冷清了,连个小皇孙都没有,老人家闲着就不舒服了。

    梁怀音心里知道沈太后是在借机说冯嫔小产的事儿,她思忖着对策。这几日赵珩不曾怪罪于她,她也是疏忽了,竟然忘了这宫里还住着个老祖宗。

    突然跪在了沈太后跟前。梁怀音磕头请罪:是臣妾掌管六宫时疏忽,还请太后责罚。

    即使梁怀音自己相信婉瑜是无辜的,但是在沈太后面前,她这个皇后却不一定是无辜的。谋害皇嗣,这么大的罪名,谁敢轻易犯上。

    并没有叫梁怀音平身的打算,沈太后微眯着眼睛打量着梁怀音。她昨日就听于妃说了冯嫔小产的事儿,她想了一夜,觉得这件事不能像皇上那般简单处理,所以她才找来了梁怀音。

    她心中也是疑惑,虽然觉得自己不会看错了梁怀音,但是人心毕竟隔着肚皮,再加上曾经的丧子之痛,这后宫又有了子嗣,难保没有别的心思:皇后辛苦了,哀家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知道冯嫔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一会儿事儿。

    声音不大,但是却露着几分威严。

    梁怀音听在心里,下意识看了一眼赵珩,这才将一切如实道来。至于冯嫔的孩子怎么一会事儿,她是真的不敢说什么。

    可是偏偏在沈太后眼里,梁怀音这样的说法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反倒是嫌疑更重了。

    皇后,你倒是说说看,怎么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你的宫女,而不是别人的宫女。色厉内荏,沈太后这句话问的有些重了,分明就已经是觉得梁怀音有错了。

    心知若不解释清楚,怕是太后就要怒了,但是偏偏无从解释。这几日她都待在嘉阳宫,根本没有办法查出什么。那边虽然交代了茯苓暗中太调查,但是毫无头绪,只能盼着赵珩的人能有些效率。

    沈太后对梁怀音的态度有些不满,这样不说话是什么意思:皇后,你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抿了抿唇,梁怀音尚在犹豫间,赵珩已经先开口了:母后,这件事儿臣已经让人查了,已经有了眉目,只是事关新入宫的秀女,朕并未声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