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大戏精:第四百三十一章 卡点!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之前看一个财经节目,罗列了几组数据

    微博认证艺人,国内只有几百人,当然,不算那些网红大v之类,就是艺人;而晗国只有两千万人口,他有将近两千艺人,还有些名气的那种。

    还有个数据是明星人均电影数量,晗国008部,我们中国是五点多还是四点多,大概是人家是五十倍

    意思就是我们人太少了,明星太少了。

    这话说出来我估计要挨骂,哈哈。

    但是事实上就是这样,明星太少了,太稀缺,市场价格就会很高。

    我自己也想过,挖掘根源,怎么会这样呢?中国明星很忙,相对影视公司而言,相对晗国那些便宜的艺人而言,我们话语权相对更大,归根究底是影视公司的内容产业不发达。

    如果你很容易出好作品,你就可以造星,这个明星片酬高,你不用他就行,反正你一部好电影,一部爆款电视剧,一下子就捧红了几个明星。

    但是我们不是这样,影视公司一年出个几部电影、电视剧,他们自己完全没有把握,票房收视率都没把握,必须靠明星来抗,这样一来,哪几个明星从往年数据上更有优势,大家就会抢着用谁,你开价只要没有高到完全没利润,他们就会愿意出价。

    采访者问:现在政策限制片酬,那么影视公司就可以提高制作费用,精良的影视剧不就可以提高造星能力了吗?这样一来,是不是就可以对标晗国的影视公司?

    曹一方:这不是倒果为因么?关键是这不是资本的逻辑假设说,原来一家影视公司出品一部烂片,他们把资金的60%给了明星,利润还有20%,现在限制片酬,明星少拿,比如占据制作费用40%吧,同样的质量,制片方就可以有40%的利润,他们怎么可能把这笔钱拿去提高制作水平?当然是增加利润更好。

    采访者问:市场上会有制作精良的剧,倒逼这些公司进步啊。

    曹一方:以前也有制作精良的影视剧,可为什么专门出品烂片的很多公司却远远赚的比匠心独具的公司更多呢?

    采访者:我不知道。

    曹一方:这就是市场,我们需要时间。

    中间有一大段不和谐的内容实际上都被删除了。

    采访者:那你为什么说流量明星的天价片酬也越来越低?

    曹一方:没有政策的限制,他们也没多少钱可以拿了。其实这就是个泡沫,别怪他们,要怪就怪资本蜂拥而来,尤其是互联网企业带进来的热钱,没什么思路,他们先是从数据上分析,流量明星带的动票房、收视率,所以就给高片酬,后来发现不对劲,这些哥们带不动啊,原来网上很多数据是部分狂热粉刷出来的,根本就无法转变成内容流量,投资方亏得很惨,于是这两年资本从影视圈撤离,泡沫慢慢溶化,他们自然就没有那么高片酬了。

    这篇报道一出,许多媒体恶意裁剪内容,放出的标题耸人听闻。

    《曹一方说国内明星拿高片酬符合市场需求,网友怒骂不要脸!》

    《红了就飘了,曹一方给明星高片酬洗地》

    《曹一方:明星片酬高是因为明星太少,供不应求》

    许多网民别说是没看到原文,就算看到了原文也没耐心看完,看完了也不理解。

    棱镜是企鹅新闻旗下的深度报道栏目,采访和报道的问题聚焦财经领域,所以在采访之前,他们跟曹一方事先沟通过具体内容,显然他们认为,曹一方现在的所为,可以洞察到整个文娱产业的动向,而不仅仅是个人的才华展示。

    女主持听到曹一方轻描淡写的就说出了大实话,不禁莞尔:还好我有几个娱记朋友,采访你之前,我先去电话拜访过她们她们大多采访过不少知名艺人,我跟她们取了取经。

    曹一方很感兴趣:怎么说?

    娱记通常都有采访秘籍,演员大腕都有自己的脾气,很多人不太好采访,还有的聊天过程中有禁忌,其中有两位做过你的独家采访,他们就告诉我,采访曹一方没有别的难度,只要预约好,他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且天南地北都能聊,百无禁忌。

    说到这,女主持捂着嘴笑:他的问题不是说得不多,而是说得太多。

    这个采访主持说话挺舒服,曹一方跟她开玩笑,佯装生气:是不是我说得太多,来不及记录?那行,今天就到此为止

    说罢起身,女主持赶紧拉他:别闹!

    好嘞。曹一方复又坐下,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瘫在椅子里。

    女主持蹙眉笑道:你平时都这么喜欢开玩笑吗?

    手头工作告一段落的时候曹一方揉了揉额头:前一段时间忙得厉害,哪有闲心闹,这两天请假离开片场,心情好了点那不闹了,知道你是严肃的报道栏目,你继续说。

    嗯采访主持笑着调整了一下状态,看了看稿件,继续刚才的话题询问:如果我没理解错,你的意思是如果仅仅从赚钱的角度考虑,你不会写剧本。

    对,因为太低效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