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曹府写红楼: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嫣儿的话是什么意思?曹霑扭头看鹂儿,见她也是一脸懵懂。

二人无奈,赶紧穿衣起来。

走出小院,就见众多廉亲王府的仆妇侍卫,没头苍蝇似地从英琦格格住处往外搬东西。

过了片刻,在嫣儿的搀扶下,英琦一身长行衣服,从内室走出。

抬头望到曹霑在那儿站着,开始是犹豫,很快像是下定了决心,轻轻推开嫣儿的搀扶,下了台阶走到曹霑面前,戚然一笑道:京城传来消息,皇祖父病体沉重,我要跟阿玛连夜回京了。

然后粉嫩的脸蛋一阵发红,从衣袖中掏摸出一张薛涛笺递到曹霑手中,用着站在对面都几乎听不清的声音道:这东西,请公子等我离开后再看行吗?    英琦满脸的期待,曹霑郑重其事点了点头。

他真想告诉英琦,皇位与她阿玛绝无关系,还是不要跟随她阿玛回京,咱们一起厮守吧。

但曹霑清楚,如果他此刻真的说出这句话,别说英琦不会愿意,要是让那些王府侍卫听去,问他一个调戏格格之罪,脑袋都难保。

    英琦意犹未尽,还想跟曹霑说些什么,一名仆妇过来促催:王爷已经在随园大门等候,咱们不能再耽搁了。

英琦一步一回头走出大院,登车而去。

嫣儿一改过去的刁蛮,紧紧拉住鹂儿的手:鹂儿姐姐,你得了好去处,只是不知小妹将来会落得什么样的结果。

鹂儿笑道:嫣儿,你干脆留下伺候我家公子吧。

    人家跟你说正经话,你却一句正经的也没有。

嫣儿脸红红的还要继续说下去,远处有人喊道:嫣儿,你还不快点,格格轿子快出随园大门了。

嫣儿只得答应着,转身追了上去。

    英琦格格一行人远去,曹霑打开了那张薛涛笺,只见上面写道: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英琦词中之意很明显,对曹霑充斥了满满的情意。

曹霑暗暗叹息,他与英琦之间阻隔的不只是满汉不能通婚的规矩,眼看胤禛即将登上皇位,现在与胤禩女儿走得过近,以胤禛的阴险狠毒,绝不会放过他。

    还是暂且保命要紧。

曹霑把英琦写的这阙词收入荷包,让人找来石呆子,告诉他,自己即刻搬出织造府,到于成龙送的那座宅子去住。

    石呆子很是奇怪,在织造府住的好好的,为何要这么忙着搬家?胤禛登上皇位,曹府大厦将倾,必须抢在曹府被抄之前搬出去。

这些话曹霑当然不能跟石呆子讲,只是告诉他,曹頫已与他断绝叔侄关系,在织造府住着也无味,还是赶紧搬出去为好。

    曹老爷不是刚被公子救了吗?还让他官复原职,他就这样无情无义?石呆子义愤填膺,还要继续往下说,曹霑打断他道:你哪那么多的废话,快点找人搬家。

石呆子不敢再饶舌,赶紧找来大批家丁,连夜搬出了织造府。

    曹霑带着鹂儿晴雯到了外面居住,再无所顾忌,当夜就把晴雯收进房内,二人之间的缠绵恩爱,比鹂儿更是不可同日而语。

    缺少了曹頫夫妻父子的聒噪,曹霑一门心思继续写作红楼梦。

有从曹頫手中讹诈的二十五万两银票,一大家子衣食无忧,曹霑暗自发下誓言,一定要留给后世一部完整的巨著。

    正在曹霑潜心写作之时,先是传来康熙驾崩,胤禛登基的消息。

没过两年,曹府被抄,又过了两年,胤禛穷追政敌,廉亲王府被抄,胤禩自杀。

在鹂儿的请求下,曹霑特派石呆子进京,从宗人府将正准备发卖的嫣儿赎出,带回了金陵。

    此时嫣儿已经芳龄十八,正是花枝招展的年纪,在被曹霑收入房内的当夜,鹂儿调侃她道:姐姐说的没错吧,你早晚还得是我家公子的人。

嫣儿抹着眼泪道:我们都是过上了好日子,只是咱家格格还在宗人府受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