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七十二变:第029章 试爱(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低头看着我,左脸上的红晕不知道还以为是他害羞造成的。

    他也不管红肿的脸,又来抓我的手,仔细查看确实没烫着,才松开。

    以后我不能天天在你身边照顾你了,自己要学着保护自己。

提那个谁不是想刺激你,不过,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还有,不是所有的人都和他一样不懂得守诺。

    我愣愣地站在当地,像个做错事等着家长惩罚的孩子一样,以为他会发脾气,至少吼我一顿,谁知他竟然施了化骨绵掌,所有怒气成了叮嘱。

    以前和那个谁闹成头破血流我都没在邢大同面前哭过,可是今天我竟然破了例。

    也许是他那句有些事过去了就是过去了让我不得不面对一直在逃避的现实。

也许是那句要学着忘记让我终于冷了心肠。

    邢大同默默地用手指帮我揩泪,他的手指温柔细腻,想起那个谁总是在此时只会递张纸过来,心里无端生出一腔委屈和倔强。

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软弱给别人看。

    邢大同,你干嘛总对我这么好?    邢大同动作停顿,手指按在我的四白穴,浓密的睫毛颤抖一下,语气不带任何波澜地说道:因为你是秦毅。

    这不是理由。

可是,我突然不想反驳他。

    我的手指清晰印在他脸上:疼吗?我伸手去摸他的脸,他像被烫到一样慌忙躲开。

    我举着悬在半空的手,看着他白净的脸突然变红,脑子一抽问出一句让我俩都尴尬的话。

    04要学着忘记    你绕来绕去不就是想告诉我你的承诺是个谎言?为什么你们男的从来都不信守诺言?为什么明明实现不了却又要骗人?我突然想起了那个谁,越说越激动,声音像爬山似的越攀越高。

    他把杯子塞我手里,又坐回椅子,似乎叹息一声,仿佛怕他的声音惊吓到我一样轻声说道:我不是成锋,也没有骗你。

你不要把我和他比。

    哐当。

杯子从我手中滑落到地板上,碎成几片,似乎是我刚粘好的心又被什么碰裂开。

水慢慢洇成一片,渐渐模糊了我的视线。

    成锋,成锋,成锋,成锋,成锋,成锋,成锋    这个名字就是个魔咒,我不想听,也听不得。

    小毅没烫着吧?他夺过我的手紧张的查看。

    我使劲把手从他的胖手里抽出来,冷冷地道:你故意的。

    你故意的。

我又抽出手来。

    他坚持无视我的无理取闹。

    我不知拿来的邪火,使劲向他的手打去,谁知他会突然低头,只听啪地一声清脆的耳光比杯子掉地上还要响。

    时间瞬间静止。

我的头嗡地一声全是轰鸣。

    我我想说我不是故意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