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丘之南:第一百五十八章 最后一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不想回去也行,元昊今日是回不去了,你腹中的孩子是隐患,只能先除掉。天后咬着牙坚持,她向来心性柔软,厉害都在言语上,这样的事情她是真的做不出来。

    绛珠强忍住身体的不适,跪在地上恳求:元昊犯下今日的滔天罪行,百死难赎其罪,但事情的起因在我,是我任性妄为才有今日之祸。

    求娘娘怜惜一双孩儿,他们是无辜的,婢子愿下冥界,日日受业火焚身,以赎罪过,也替元昊赎罪。绛珠言辞恳切,她自己如何不要紧,但是一双孩儿,她却是不得不为了他们谋个出路的。

    一双孩儿?天后问。

    绛珠摸着肚子,淡淡笑着说:是一双孩儿,求娘娘怜惜。

    他们说话间,元昊已经一戟扎在涂山胸前,白芷不顾一切扑上前来厮杀,也被元昊一剑斩在手臂上,龙三飞过来,抢走了涂山和白芷,应龙站在元昊面前,说:该收手了。

    元昊恨恨的说:你是知道我受了多大罪的,如何收手。

    应龙摇摇头:这些死去的人,都是无辜的。

    元昊怪笑:我难道不无辜?尽心尽力治水,一辈子,为了治水我一辈子都没有做过别的事情,结果呢?

    应龙更是不赞成:可是那跟下面这些人有什么关系?元昊恨恨的说:不除掉这些人,怎么够得到他。

    鸿蒙神尊摇摇头,他那时候还是顽石,并没有亲身经历天帝和鲧的故事,只知道那时候,现在的天帝别说上天入主,即便是做一个神族的将领都还不够资格。

    鲧当时却是治水首领,是尧帝的左膀右臂,怎么看两人都不是对等的关系,鸿蒙神尊也不去揣测这其中的因果,他一向冷静淡漠,他只说:鲧回不来了。

    天帝也连忙说:是我说错了,不是他本人,神尊也知道,那日他死后,尸身三年不腐,鸱龟找到他时发现他面色如生,腹中有异物,便用随身吴刃划开,鲧一腔不甘化为黄龙飞走了。

    鸿蒙神尊点头:这个我知道,尧帝爷爷派人四处找也没找回来。

    天帝懊恼的说:却是现在出现了。

    他将如何发现了长风,又如何让长风取骨还石,最后变成元昊的事情说了一遍。

    鸿蒙神尊不赞成的摇摇头:你还是如同之前一般,丝毫不知道饶恕,须知水至清则无鱼,你若是留他一命,又何至于今日的灾祸。

    天帝摇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和责任,若是谁都想逃避,放弃,那这个世界岂不是乱了套了?

    鸿蒙神尊淡淡的看着他,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这一番说辞,有多少是为宿命和责任,又有多少是为了自己内心隐秘的私怨。

    天帝微微避开神尊的视线,有些恼怒:如今他为祸天下,四界联手也未必有胜算,他的力量一日千里,天界几个武神星君都不敌,如今还躺在明光殿上,我也是怕他万一得逞,天下倾颓,有负娘娘一番苦心。

    既然是把女娲娘娘都搬出来了,鸿蒙神尊相信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于是鸿蒙神尊想了想,说: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

    天帝大喜,谢过神尊后离开了这片神之坟茔,这里让他害怕,让他想到神的寿命也是有边界的。

    句芒站在出口等着他,天帝怎么看都觉得他嘴角带着讥诮。天帝有些恼怒:五界乱成这样,你就不打算出去帮忙了?

    句芒声音刺耳,说的话更不好听:陛下倒是忘了,微臣是禁足尧帝墓永生永世的,微臣也不敢出去啊。

    天帝一时倒是忘了还有这一出,他不理会句芒,直直的拔地而起,从狄山顶上穿回到天界,天后正焦虑的等着他。

    天界的时间,分秒都不容浪费。

    而此刻青丘和天界已经应龙的水族已经联合集结在了羽山周围,重重将羽山围住。

    元昊一个人站在他们前面。

    如同当日芾玉和几个弟子,孤零零的对抗魔族一般,如今元昊一个人对抗着整个世界,可是,没有任何人觉得悲壮,大家都在想他的魔物们到底藏在哪里。

    那么多的魔物不见踪影,所有人心里都觉得很不安心。

    元昊飘起来,停在半空之中,他身后是结界之中稠密的瘴气,里面有一个他心里在意的人,他身前,是整个世界。

    他身着暗黑战甲,身上皮肤因为急速的提升魔力而变得龟裂,肤色也从原来白皙如脂变成了如今的紫黑,额头长出一对尖角,他这些变化如何能瞒得过去,绛珠一直对此假装视而不见,也十分辛苦了。

    他的身旁,连红瞳侄也看不见,涂山见状,侧身跟九方说了什么,九方拉着赤狐琰悄悄离开。

    元昊环顾四周,冷笑着说:很好,你们一起来,倒省了我许多时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