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坛救世主:第1098章 剑走偏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沉默的羔羊》内容一直都没有完全曝光,最多就是那些书评人进行简单的总结介绍。

    说不定很多读者在买书之前根本就没看过书评,全是因为作者那一栏上面的张楚两个字就付款。

    这么大的读者群体里面肯定各个类型都有,他们不一定能接受恐怖的元素,或许也不能接受主角竟然是女性,甚至最终食人魔竟然潇洒离去的结局。

    哪怕有人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可谁知道他们能不能承受住?

    张楚当然知道这种情况是百分百会发生的,他对杨凌说道:老杨,你说的情况肯定会发生,在任何一本图书上面都可能会发生。读者不可能在看书前就百分百了解书的内容,书也不是为了每一个读者量身打造。

    就连传世名著都能收到一系列差评,更何况这样剑走偏锋的小说呢!

    **********************

    最近两天因为装修房子的事情跟装修公司杠上了,时间跟情绪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对于不懂行的小白来说到处是坑,希望明天能恢复正常更新吧o(╥﹏╥)o  

    楚哥,我觉得自己患上了节后综合症,现在完全提不起精神,学习效率太低了。

    安弥趴在课桌上,脑袋似乎都支不起来。

    整个教室里面的同学似乎都被这种情绪给传染,虽然没有熬夜或者暴饮暴食那些,可放假总归跟上课不一样!

    我也是啊,现在我恨不得向天再借五百年,只为了给最亲爱的祖国庆生。张楚用拳头锤了锤额头,七天时间完全体现不出我的爱国之情。

    孙瑞琪看着这俩人的表演真有些头疼:你们适合而止啊,下课的时候一个个都哀嚎,上课的时候却眼睛都不眨地听讲。今年元旦晚会应该找你们去说双人相声。

    《化》这门课程的教授看起来已经五十多岁了,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脑袋上面的头发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还顽强驻留。

    他拍了拍课桌说道:我知道大家在国庆节的时候都过得比较开心,但现在需要收收心。现在我们来讲讲儒生跟文吏双峰的问题,以及什么叫做士!

    正式上课之后,原本丧丧的教室瞬间变得精神奕奕,安弥等人就直接抬起头,不光努力听教授讲课,时不时还拿着笔在本子上面将重要的东西记录下。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再聪明的人也可能会有所遗漏。

    美国学者说中国的士大夫阶层是业余的,他们爱好是夜月的,行政也是业余的,并没有经过特别的专门的培训。其实士大夫文化是非常有特色的,它集中的反映了政治里面有些本质的方面,比如唐代就以诗赋取士

    老教师一般都不喜欢用ppt,他们更喜欢传统的方式进行口述,极少数情况才进行板书。

    知识这玩意儿不光要自己知道,还必须懂得怎么将它们深入浅出的分享给别人,教师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张楚反倒是听得津津有味,在历史的这些朝代里面,他非常喜欢秦朝,喜欢秦人的奋斗,从一个喂马小部落到统一中国的第一个王朝,那共赴国难的气节与血性都让后人难忘。

    两节课的时间过得非常快,张楚等人依依不舍地收拾好东西就准备去另外的教室,现在大家对专业课都十分看重,不愿意有任何一点闪失。

    同学里面混日子的很少,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明确的目标。

    现在他的确不需要用一个学历证明去找工作,可该老师讲授的东西还是非常有用的,有时候看书需要看很久才能明白!

    燕京的秋天是一年四季中最宜人的,暂时没有沙尘暴的影响,走在林荫道上时不时就有枯叶摇曳身姿飘飞而下。

    通往食堂的大道上面永远都非常热闹,各种社团活动、各种宣传广告快要把路给占满,时不时还会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快闪。

    张楚下午没课,但还是打算早点去食堂吃饭,吃完饭之后就去翰林轩书店里面签书,尽量早点送回江城那边去。

    新发行的图书时效性并不算太强,可现在这状况还是越早越好。

    你们看,那边取快递的人怎么那么多?都排了三个长长的队伍!安弥指着京东校园取货点的门店诧异极了。

    孙瑞琪同样有些惊讶,这是京东在做什么打折促销活动吗?我记得双十一的时候都没这么多快递吧。

    反倒是张楚有些深藏功与名,他假装咳嗽了一声,回答道:不瞒你们说,其实这些同学里面有一大半应该都是在拿我的书。

    你的书?他们全部都网购?

    新书还是老书啊?

    虽然你小说卖得挺好,可我怎么觉得像是在吹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