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姊妹花:第三百二十五章 怀疑中山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咳咳王凤干咳了两声,看了看王莽,莽儿,伯父觉得身上特别地冷,你再回府取件衣服来吧!    好的,伯父,莽儿这就回府去取。

王莽说完便出了长信宫。

王凤看着他走出了门,莽儿这孩子十分懂事孝顺,比我那永儿可强出百倍呀!只可惜父母早逝,实在是可怜呀!转身对太后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是啊,弟弟如此关照于他,也算仁至义尽了。

不知永儿组现在怎么样了?    他呀,还能怎样,前些日子捎来口信,说是手头吃紧,只是要钱罢了。

哎,天命如此呀!    哦,那就让他花吧,你那里若是不充足,我便给你些便是。

何必如此长噓短叹呢?太后看看王凤,心中十分不解,想他司马府最不缺少的就是钱财了,怎么还如此不快呢?    多谢姐姐,只是今日臣弟并不是为此事而来,是为了朝中争议之事,来求姐姐指点一二的。

    朝中争议之事?太后停住了手中的杯子,你是说太子一事?    是啊,这不也是姐姐的烦闷之事吗?王凤在一点点地进入主题。

    太后听到这,慢慢地站了起来,渊儿是我的最后希望,沒想到他他也夭折了!真不知道这刘氏一门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们有个皇子呢?想起往日一个个皇子无故天折,太后悲痛地流下了眼泪,难道这是老天故意在难为我们骜儿不成吗?    姐姐,臣弟也是一直琢磨不透,不过这几日朝堂之上我好像发现了问题?    哦,什么问题?太后一惊,送忙追问道,你发现什么了?    这几日,朝中大臣都在举荐太子,大家各执一词,臣弟发现京兆尹王章是力挺山王刘兴,而且我还听说他在私下里活动十分频繁,大有势在必夺之势。

    中山王刘兴?太后皱着眉头想了一下,他就是当年先帝那个不受宠的那个妃子生的儿子吗?刚出生不久,他们就讨了块封地离开了?刘兴?兴儿?他比皇上了三岁吧!    对!王凤一拍手,姐姐说得沒错,就是他!沒想到他们母子远离长安,却还在宫中安插眼线,竟然把王章都买通了,这这储心积虑的,实在是太可怕了呀?    他想当太子?    是啊,而且早就有所活动了!主要是他中山王也就是个平庸之才,大汉江山要是落到他的手里,那岂不是哎!臣弟觉得,这宫中皇子早早夭折之事,一定是他们下得毒手!    天啊,要是这样,那可就太可怕了!太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看来他们当年离开长安是为了掩人耳目,其亲早有预谋了!    是啊,这人心真是难测呀!    查!赶紧派人去查,一定要查出害死我孙儿的凶手,把他们绳之以法,方解我心头之恨!    姐姐放心,臣弟早已派人在宫中暗暗查访了,一定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王凤咬牙切齿地说。

    太后眉头紧锁,沉默了许久,弟弟,依你之见,这谁才是太子的最佳人选呢?。

    太后王政君正在喝茶,一见王莽挽着王凤走了进来,心里十分高兴。

只是一见弟弟身体如此消瘦,眼目无神,不禁吃了一惊。

    臣弟快平身,莽儿快,给你伯父看座,上茶。

太后放下茶水,连忙说道,:你这是怎么了,最近怎么如此消瘦呢?    哎!王凤叹了口气,落了坐,实不相瞒,臣弟实在是老不中用,无能了,担不起朝中之事了。

    我们老是老了,有些事就放手给莽儿这些年轻人去做吧!何必亲历亲为,把身体累成这样呢?太后一听并无大事,漫不经心地又喝了囗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