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界魔帝:第三十五章 麻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房门的把手突然轻轻的颤了颤,极其缓慢的向下活动,刺啦!一道细微的声音从门缝中传出,房门渐渐被拉开了一条细缝,一根手指般粗细的竹竿悄悄的钻了进来,一道淡白色的烟雾从竹竿里喷了出来,融入了空气中。

    此时的杜过正在深层次的修炼状态中根本毫无觉察,他的意识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变的迟钝、模糊,手中的玄晶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身子随即歪倒昏睡了过去。

    又过了一刻钟,门缝处的竹竿渐渐缩了出去,一只手掌伸进来搭在了门板上,缓慢的推开了房门,一道黑影快速的窜进来,悄无声息的在地上滚了一圈滚到了杜过的床边。

    一道微弱的火光随即亮起,照亮了房间里的黑暗。

    一张带着面罩的脸倒影在了火光中,带有细微杀气的双眼快速的打量着四周,从他的眉宇间依稀可以判断出此人是一名年轻男子。

    面罩男子看到杜过正一动不动的趴在床边的地板上,随即起身走到杜过身旁,从身后拿出一只巨大的口袋,三两下将杜过套进口袋里抗在肩上悄悄溜出了房门,迅速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我这是怎么了?头好疼啊!我不是应该在修炼吗?怎么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杜过的意识慢慢开始恢复。

    不对!杜过心里咯噔一下猛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周围的景物根本不是自己的房间,他下意识的准备站起来,却发现绳子早就把他的手脚都捆死了。

    杜过剧烈的挣扎着,想把绳子扯断,可愣是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起任何作用,绳子反而越扯越紧。这绳子可不是一般的绳子,而是用一种特殊战兽的筋做成的,以杜过的实力根本没办法挣断,绑架杜过的人应该也清楚杜过的斤两。

    杜过见挣不开绳子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打量着四周。

    房间并不大,顶多也就二十个平米,两边靠近墙角的地方堆放着一些木头和杂物,地面上倒是干净,没有太多的尘土,应该每天都有人来打扫。

    再看房梁的镂空雕花设计,应该不是穷人住的地方,窗户是开着的,但距离地面有两米多高,杜过现在的状态不可能跳上去的。

    整个房间里唯一能出去的地方就是杜过正前方的木门,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锁着的。

    杜过深呼了一口气,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摇晃着朝木门一蹦一蹦跳慢慢挪了过去,用头轻轻的顶了顶木门,果然,被锁上了。

    杜过侧过脑袋耳朵贴在门缝处细听着门外的动静,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杜过又不放心的闭着一只眼朝门外看去,隐约可以看到外边是一处很大的庭院,没有人经过。

    杜过缩回脑袋思索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肩膀朝门谋足了力气撞在木门上,木门剧烈的晃了晃,门外的锁撞击在木门上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杜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有人会听到把自己唯一的逃跑希望断绝,赶忙依靠在木门上以此来减少木门的震动。

    过了好一会儿,房门外还是没有任何声音,杜过不甘心的又用力撞在木门上,还是不行!

    狗日的,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修个破杂房门都修这么结实!杜过恼怒的低吼道。

    杜过在房间里转了一圈,连一件锋利的器物都没有,看来绑架他的人是早有准备,并不怕他逃走。

    杜过心灰意冷的一屁股坐在地上,靠着木头开始仔细思索起事情的前因后果,他并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绑架他的人既然把他迷晕带到了这里肯定就不是为了索命。

    杜过动了动被绑住的双手,空间戒指还在,不索命,也不求财!难道是寻仇吗?杜过皱着眉头轻声自语。

    杜过来零城并没有几天,接触的人总共也没多少,更别说得罪了。

    难道是那个什么王家二当家?杜过突然想起来了在珍宝阁解救服务员的事,那时的确和王铭有过口角。

    但就因为一些口角就调查他的住址,然后绑架吗?也不对,跟本没必要这么复杂。当时直接在珍宝阁外等他出来之后揍他一顿不就行了?

    杜过百思不得其解,这跟本就没有动机嘛,到底是谁呢?这么处心积虑的半夜绑架他,还害怕被发现!

    就在杜过绞尽脑汁思考的时候,房门外突然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应该是朝这边来的。

    杜过浑身打了个激灵,赶忙跳起来挪到了门口,静静的等待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留在了房门前,咔嚓,门上的锁被打开。

    杜过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一滴汗珠从额头上流了下来,屏住呼吸随时准备伺机而动。

    咯吱一声房门被缓慢的打开,一只穿着黑色筒鞋的脚伸了进来,房门逐渐开大,正当他另一只脚往里踏时,杜过瞅准机会用尽全力撞在门上,木门啪的一声打在他身上,男子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杜过转身一跳,看都没看一头撞向了男子的小腹。

    然而杜过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拍,男子随即稳住身形一只手按住了杜过的脑袋。

    杜过一声大喝运转玄力想要挣开男子的手掌,没想到男子反而揪住杜过的头发向前一拉,膝盖准确的磕在了他的肚子上。

    杜过瞬间失去了战斗能力,还没等杜过看清男子的面容便被男子一记手刀砍在脖颈处昏迷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