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界魔帝:第三章 废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你谁啊!练武场上的一些年龄较大的少年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

    呵呵!我叫杜杰,不服气可以下来切磋一下,废物!领头的杜杰昂着脑袋鼻孔对着练武场上的少年们不屑的出声道。

    少年们正值轻狂的年纪,怎么能忍的了这样的辱骂,一个个呲牙咧嘴的怒骂着。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从练武场上下来一个皮肤溜黑的少年,少年足足比杜帅高出半头,手臂上的肌肉都快比杜帅的大腿粗了,看上去颇有威慑力,在这个年纪能有这副身板肯定不是弱者。

    练武场上的少年们看到他的出现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小声议论道:杜青出手肯定能把那小子打的哭爹喊娘!对对以杜青的实力没问题。

    杜杰在看到杜青后有些意外的说道:呵呵,还算不错,不过还不够!切磋之前先告诉你一个事儿,我是大总管的儿子!

    他是大总管的儿子!不会吧?听说大总管的儿子一直在外历练!这次难道回来了!练武场上的少年们议论纷纷。前一刻还是叫骂声不断的少年们听到是大总管的儿子后便静悄悄的闭上了嘴巴。要知道大总管在杜家的地位仅次于家主、大当家和二当家之下。

    并不是少年们怂了,而是如果只因为几句辱骂就得罪大总管实在是不值,会对他们以后在杜家日子有所影响。

    那名叫杜青的少年也皱起了眉头,应该也是有所忌惮,不过他依旧没有因此而退缩,往前跨了一大步说道:请赐教!

    哈哈!不错,如果只是因为我的身份就退缩的话,没资格做我的对手,来吧。

    杜青也没有啰嗦,大喝一声挥舞着手臂朝杜杰抡了过去。

    是开山拳!练武场上的一个少年惊叫着!杜青已经练成了吗?少年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生怕错过了好戏。

    杜杰嘴角微微一挑身子往旁边一错,躲开了杜青的攻击。还没等杜青反应过来一掌打在杜青的胸口,杜青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去四五米远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一只手撑着地面,嘴里不可思议的叫道:锻体筋境!

    还不错!锻体骨境的弟弟,不如跟着我如何?杜杰走到杜青旁边抛出了橄榄枝。

    我不喜欢给别当小弟!杜青深深的看了眼杜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朝练武场外走去。

    还有人要比试一下吗?杜杰瞟了一眼练武场上的少年们淡淡的说道。练武场上哑口无言,谁也没有说话,毕竟实力摆在眼前。

    那少年好厉害啊!站在杜过旁边的一个奴仆羡慕的说道。另一旁的郭老爷子也出声道:刚回家族就打了起来,还真是个好战分子。

    他在立威,想要快速站稳脚跟就得杀鸡儆猴!杜过淡淡的说道。攥紧的拳头慢慢的松开,心里暗叹一声,低头搬起了货物。

    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从东方升起时,杜过便早早的起了床。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上了奴仆们穿的土灰色长衫,开始了晨读。

    一个时辰之后,杜过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了看天空低声喃喃道:唉!该干活了!他拿起放在门口的扫帚,回头看了看正在熟睡的母亲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沙沙沙杜过拿着扫帚慢条斯理的扫着院子里的落叶。

    旁边的茅草屋里走出一个老者,老者头发花白,佝偻着后背背负双手,看到正在打扫院子的杜过微笑的说道:早啊,杜过。

    早,郭爷爷!杜过点了点头对老者说道。老者在杜家当了一辈子的奴仆,为人和善,在众多奴仆中算是比较德高望重的一位了。

    平时也只有老者对杜过母子俩关心备至,所以杜过一直把他当亲爷爷看待。

    杜过把最后一片树叶扫进垃圾桶里,朝身后正在抽着旱烟的老者说道:爷爷,时间不早了,该走了,要不然又要被骂了,还有爷爷您不要再抽烟了,对身体不好,您看您都多大岁数了,怎么不注意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呢?

    小兔崽子,爷爷我身体好着呢!老者笑骂道。说罢把旱烟杆里的烟灰弹尽,放到烟袋里收了起来,和杜过走向奴仆们工作的地方。

    在杜家后院的一片空地上,停着一辆辆马车,一群和杜过身着一样的奴仆们正挥汗如雨的把货物装上马车。

    站在他们旁边呵斥的正是昨天找杜过要保护费的那个壮汉,壮汉看到杜过和老者进到院子里后大声骂道:给老子快点过来搬东西,不想吃饭了?

    杜过淡淡的瞟了一眼壮汉没有说话,和老者走向了靠近他们的一辆马车旁开始往里般东西。

    旁边紧挨着的就是练功场,一排排少年少女在那里练功,时不时传来一阵阵惊叫声,正在搬东西的杜过抬头看着那些练功的孩子们不禁有些出神。

    要是我也能像他们一样唉!杜过抬头望着湛蓝的天空心底顿时迸发出一股怒气,贼老天!为什么给我一个将军后代的身份却给了我一副废物的身体!如果我可以练武,我和母亲也不会被这样欺辱,生活这样凄惨!为什么要这样捉弄我!

    远处看管他们的壮汉看到杜过在那里发呆,快步走了过去一脚踹倒了杜过怒骂道:看什么呢?给老子搬货去!

    杜过顿时从愤怒的情绪中清醒了过来,低声喃喃道:我这是怎么了?杜过摇了摇脑袋俯身继续搬起了东西。

    近两年杜过总是异常的容易愤怒,而且很难把那股怒火压下去,每当清醒的时候就会忘记愤怒之后做过些什么事情。

    这时从练武场外面走进来几位少年,评头论足的看着练武场上正挥汗如雨的那些孩童,时不时发出一阵不屑的笑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