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界魔帝:第二章 少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法律可言,所谓的规则也只是针对那些没有实力的人。

    咯吱咯吱潮湿的木板门被推开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一个中年妇女推门而入。妇女身着一件被洗的发白的淡蓝色的长裙,长裙上打着四五个大大小小的补丁。

    即使是这样的装束却也掩盖不了妇女那近乎完美的身材。

    妇女的脸色苍白,纤细的手指上都是因为营养不良而开裂的皮肤,她那如瀑布般的头发垂在脑后。

    依稀可以从她的头皮上看到有一部分头发已经变得花白,可在她的脸上却看不到一丝因生活不如意而产生的忧郁情绪,反而是满脸的高兴。

    她走进靠近墙角的一间茅草屋里,屋里简单的摆着一支床和一张桌子一些杂物,除此之外便无其它。

    过儿!看看今天吃什么,是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看!妇女轻柔的对墙角的一个少年说道。

    少年模样还算俊俏,碎碎的刘海盖住了额头,一双剑眉朝两鬓高挑着,眼睛仿佛一口明汪汪的水井,蕴涵着波澜不惊,从容淡定。

    少年此时正捧着一本泛了黄的书看的津津有味,被突然的打扰吓了一跳。茫然的抬起头啊!

    啊什么啊!看今天吃什么?妇女说着把手里的瓷碗凑到少年的脸前,香不香啊!妇女拿着碗在少年脸前晃悠道。

    红烧肉!少年惊叫道。

    对!吃饭吧过儿,等会儿看书吧,一会儿肉该凉了!妇女从裙子的口袋里摸出一双筷子,在裙子上擦了擦从碗里夹了一块肉凑到少年嘴旁。少年努努嘴说道:母亲你先吃,你吃了我再吃!妇女笑着摇了摇头,把夹在筷子上的肉吃进嘴里,囫囵吞枣似的咽了下去。

    行了,母亲吃饱了你吃吧!妇女把碗放到少年面前说道。

    不行,母亲一半我一半,要不然我不吃了!少年倔强的皱眉道。

    好好好,母亲一半你一半妇女温柔的笑了笑,少年也痴痴的笑着。就这样一碗红烧肉,母子俩吃的格外开心,这算是一种幸福同样也是一种悲哀。

    就在他们刚吃完正打算休息的时候围墙上的木门被蛮横的推开。走进来一个壮汉,这壮汉正是平常负责管理这些下等奴仆的队长,平时总是没事找这些人的麻烦。

    他站在院外怒气冲冲的叫喊道:杜玲,出来!刚躺下的母子俩被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吓了一跳。

    你好好休息,我出去看看怎么了?杜玲对杜过说道,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听声音又是那条老狗,不知道又要干什么?杜过小声的嘀咕道,他翻了个身也跟出了茅草屋。

    杜玲,你是不是偷吃厨房的东西了?壮汉拿手指着杜玲质问道。

    杜玲摆着手急忙解释道:我没有偷吃,红烧肉是我路过厨房的时候厨房负责做饭的阿银给我的,不是我偷的。

    呵呵!阿银跟我说她根本没给你,她看你鬼鬼祟祟的走进厨房去了,我看你是不想在杜家呆着了,现在都学会偷东西了,今天偷的是肉,明天如果偷的是主家的秘籍战技什么的那还的了?壮汉咧着张嘴大喊大叫道。

    我没有偷,咋们现在就去和阿银对质问个明白杜玲急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母亲,等等!从茅草屋里出来的杜过喝道。

    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赶紧回去!杜玲皱着眉头对着杜过说道。

    队长,你怎么知道我母亲偷了厨房的东西?杜过朝着杜玲眨了眨眼径直走到壮汉面前抬头看着他,眼神里没有一丝慌乱和害怕。

    壮汉俯视着杜过,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歪了歪脖子朝着杜过道:厨房的阿银跟我说的,她看到杜玲从厨房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找什么,杜玲走了之后她发现给大小姐做的饭菜少了一道红烧肉,不用说肯定是杜玲偷的!

    呵呵!队长,现在什么时辰了?杜过微笑的望着壮汉。

    下午未时,怎么了?壮汉疑惑的望着杜过,不明白杜过为什么要问这个。

    那就奇怪了,大小姐的一日三餐时间及其规范,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吃红烧肉呢?

    壮汉一听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大小姐今天修炼的晚了,肚子又饿,于是吩咐厨房做红烧肉,怎么了?

    我记得阿银说过,大小姐从来不吃荤食,怎么可能让厨房做红烧肉?我看是阿银自己想杜过没有把最后两个字说出来,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壮汉。

    壮汉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支支吾吾了半天,眼看面子上挂不住了正要发火的时候。

    杜过见机赶忙从腰间拿出一个布口袋塞进壮汉的手里说道:刚才顶撞了你不好意思,这是给您的一点心意。

    壮汉看到布口袋后瞬间转怒为喜,对着杜过说道:不错,你小子会来事儿!估计是阿银误会了,我有事先走了。说罢壮汉飞快窜出了院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