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不嫁,师之过:第十二章 (完结倒计时)千里迢迢,进宫求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正在张德海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宫人的禀报声。张德海未说完的话默默地吞了下去,简疏白则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问道:谁?

    前几天他确实是收到了云绯的来信,可信里并没有说到有人来找他的事。而且,云绯这次的信很平常,很无聊,什么都没有提到,感觉不太像是她的风格。

    此时,听到云绯派人来找他,简疏白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殿外的宫人听见简疏白的问话,回答道:那位姑娘未曾回答,只是送了一样东西过来,请皇上过目。那位姑娘说,皇上见过这样东西,就知道她没有欺骗皇上了。

    闻言,简疏白朝张德海投去一个眼神,张德海得令,走到殿门处接过那人手里的东西,仔细地检查了一番,才呈到了简疏白面前。

    简疏白接过东西,低头一看,微微蹙眉。

    他手里是一支白玉簪子,本来是比较普通的造型,但是簪子的末尾处的颜色有点偏生。他认得,这是云绯的簪子,因为摔过,尾部用别的玉补了回去,和之前的簪子存在色差。

    确定是云绯的东西后,简疏白不再犹豫,当下起身朝宫门口走去。一路上,他脚下生风,走得极快,倒是让张德海在他身后叫苦不迭——跟不上啊。

    好不容易到了殿门口,简疏白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女子,那女子一身素衣,脸上用面纱遮住,看不清脸,只是看起来很是眼熟。

    就在简疏白猜测着面前的人的身份的时候,那女子忽然扑通一声朝他跪了下去,声音微哑:请皇上救救流水和炎派的两位门主。

    听见这个声音,简疏白当下就知道是谁了。他惶急的表情瞬间变化:怎么是你?

    见简疏白在认出自己后,声音瞬间冷了下来,紫韵心头微凉,但还是记着云绯的吩咐,低头道:皇上,两位门主如今身处困境,还望皇上施以援手。

    简疏白剑眉微挑,反问:流水门主是我师傅,我自然要救。这炎派门主我为什么要救?

    他刚说完,还没有等紫韵回话,忽然脑中一亮,脱口道:难道说,如今的炎派门主是——

    是云绯姑娘。紫韵接过话,然后低头从身上取出一封信,双手捧着举过头顶,这是门主托紫韵交给皇上的信,皇上看过后自然知道前因后果。

    简疏白一把取过信,急忙拆开看了起来。字迹是云绯的没错,语气也比之前收到的信正常许多,这应该是真正的云绯的信。

    简疏白不再怀疑,认真地看了起来,不放过任何只言片语。到一封信看完,他整个人都呆住了,只觉得信中所说的每件事都让人措手不及。

    在简疏白发呆的时候,紫韵一直静静跪在低头,抬着头,贪婪着看着这个念了很久的男人。直到简疏白再度低头看来,她也没有避开目光。

    乍然和紫韵这满含情意的目光对上,简疏白眸中一滞,然后挪开了视线,淡淡道:起来吧,我待会安排个宫殿给你,你先暂时住下吧。

    云绯在这封信里说到了安排紫韵过来的事,这么一招着实让简疏白很是无语。但是现在更重要的事是她和温衍的安危。

    紫韵俯身谢过,站起身来。简疏白扭头和张德海吩咐了几句,张德海颔首,叫来个太监领着紫韵离开。然后,他又找来人,按照简疏白的吩咐,去请摄政王进宫。

    目送着温衍离开后,大家也都散了开,各回各家,各找各娘。宗瑶扭头看了看周光远,周光远微微颔首,示意她跟着自己出去。

    宗瑶跟着周光远出了前厅,朝自己房间走去。走了一段路,身边的人少了不少,宗瑶终于忍不住问道:怎么回事?

    周光远蹙着眉,脸色很沉重:我觉得门主突如其来的咳嗽有些奇怪。

    这也是宗瑶发现的。温衍虽然懒懒散散的,但练功的时候并不少,也算是身前体壮了。风寒都几乎没得过,不大可能会这么一咳嗽,就没个儿停的。

    这咳嗽来得太诡异了。

    你说会不会是二门主和嫣然师姐宗瑶沉默片刻,低声出口。

    她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是周光远已经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她在怀疑纪风和杜嫣然。

    说起来,这纪风和杜嫣然确实来得很突然。虽然温衍也认了他们的身份,且对二人关怀有加,但总觉得有些突兀。尤其为了那个杜嫣然,温衍竟然将云绯逐出门派,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以宗瑶对温衍和云绯感情的认知,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所以——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马上通知大师姐,告诉她现在派里的情况。周光远忽然开口道。

    虽然云绯离开了流水派一段时间了,但是对她的称呼,周光远和宗瑶一直都改不过来。

    宗瑶纳闷地看了他一眼,周光远压低声音道:你相信大师姐,还是相信二门主他们?

    这问题对宗瑶来说是个废话。论起相熟程度,自然是云绯了。而且,从心眼儿里,她也更愿意相信云绯一些。

    自然是大师姐。宗瑶根本不用思考,直接回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