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配不贤(快穿):77.女皇良心不会痛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魏青峰一听这话,蹙了蹙眉道:母亲让你准备贺礼,那是信任你!她老人家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忘了给你对牌也是有的,都是一家子,也不必计较这些。母亲总不会亏待了咱们,你不必胡思乱想!

    沈听夏脸上最后一丝笑意也敛了下去,得,老夫人负责布置任务,魏青峰负责洗脑画饼,他们母子这可真是同心同德地欺负人。

    她冷冷道:夫君说的是,但我手里现在也没有可支用的银子。我出嫁时压箱的银子都已经掏空了,给平西侯府的贺礼却不能丢了面子,若是老夫人不给对牌,我便只有变卖了陪嫁的田庄与宅院换些银子来支应一阵子了。

    魏青峰眉头一跳,轻咳了一声。镇南侯府如今虽破落了,但也还是讲求好名声的,这让儿媳妇变卖嫁妆来供应府里的支用,传出去可是要被笑掉大牙的。镇南侯府丢不起这个人,他魏青峰也丢不起这个人!

    他脸色有些难看,声音却仍是温和:你的陪嫁自然是不能变卖的,你手里没银子,也不能如此胡闹。我这就去与母亲说,你还病着,贺礼的事由李嬷嬷操持就是了。说着又俯下身子,给她掖了掖被子,又在她额头上印下一个吻,才转身出了门。

    等魏青峰脚步声渐渐远去,沈听夏才回过神来,不得不说,魏青峰虽然私德不咋地,可那张脸是真的英俊。虽然她早已经不是十几岁的花痴少女了,可是方才他俯身那一刻,她的心里就像揣了个小兔子一样,砰砰砰地跳个不停。尤其是被亲额头的那一刻,她的耳朵都嗡了一声

    哎呀,老脸一红。

    魏青峰闷闷地出了镜春院,他今日是真的心气儿不顺。昨夜与几个同僚一道出去喝酒,酒劲上来了他们就拿他说笑,都说他身为镇南侯世子,如今居然委屈在礼部做了个正六品的主事,何况他本就才富五车,又是正经的进士出身,可比寻常的贵府纨绔子弟好上千倍万倍,怎么就能屈居在礼部做个闲职。

    酒后吐真言,魏青峰现在想来,心里仍带着气。他人品才学样样出众,却只是个正六品,依他的出身相貌,娶个侯府贵女都是委屈了,却不得不娶了同州府出身的土包子方笑雪,他这一辈子,可真是处处都在将就着。

    去月晖堂见了老夫人之后,他心里仍是满心郁结,一句话也不想多说,大步流星往前院走去。

    经过垂花门处时,听到一个娇怯怯的呼唤声:世子。

    魏青峰疑惑转头,见垂花门外站着个容貌姣好的年轻女子,天寒地冻的,她穿着藏蓝色双层交领上袄搭配红色下裙,看起来窈窕可爱。发髻上也没有珠翠钗环,只用藏蓝色发带束着头发,颇有种清水出芙蓉的灵动感。

    魏青峰愣了片刻,想了一会儿才道:是黄家四娘子?

    他隐约记得这位黄家四娘子,她和方笑雪是同乡,他父亲原先也在同州府为官,两人算是自小玩到大的手帕交。后来方笑雪嫁入镇南侯府,过了不久黄四娘的父亲也被调任到长安,旧友重逢自然分外喜悦,因此两人一直来往甚密。不过黄四娘每次来都是看望方笑雪,魏青峰每日在礼部当值,只匆匆见过几面,故而有些面生。

    黄四娘见他目光灼灼,顿时羞红了脸,眼里盛着一汪秋水,含羞带怯地垂了眼眸,福了福身:是,见过世子。

    魏青峰见惯了小娘子们在他面前脸红的模样,轻笑着道:黄四娘不必多礼,你是来见笑雪的吧?

    黄四娘转头看了眼身后小丫鬟手里的漆木食盒,仍是低垂着头,轻声道:我母亲做了些同州府的点心,让我给笑雪送些过来。

    她说话的时候,魏青峰也没仔细听,只顾着看她小巧可爱的耳垂,还有天鹅般白净纤直的脖子。投怀送抱的女子他见得多了,丑陋粗鄙的只让他觉得恶心油腻,不过像黄四娘这样灵动明艳的小娘子,若是她有意亲近,他自然是乐意笑纳。

    静默了片刻,他才回过神来,笑道:笑雪有你这样的朋友真是福气。你且去吧,我还有事,恕不相陪了。

    黄四娘抬起头来,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白皙的脸上又飞上了红晕,目送着他的身影走远,她才带着小丫鬟进了垂花门,往镜春院去了。

    沈听夏这会儿正悠闲地躺在软榻上,脑子里琢磨着午膳吃什么这个重大问题,心里松快得很。刚借着魏青峰的脚把准备贺礼这个烫手山芋踢回了老夫人那里,不知道老夫人这会儿是什么表情,只要想想老夫人憋闷生气的样子,她这心里就痛快得很。

    谁让她从前仗着自己是婆母就肆意欺负原主的!不气气她她还真当旁人都是受气包了!

    她正闲闲地哼着小曲儿,紫苏打了帘子进来,轻声道:夫人,黄四娘来了,说是黄夫人亲手做了同州府的糕点,特意给您带了些。

    沈听夏抬起头来:黄四娘?她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就是顺着继续背诗,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努力摒除背诗的杂念,她想起来了,黄四娘是原主方笑雪的闺蜜。她来侯府倒很勤,方笑雪每次见她也都是满心欢喜,毕竟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更可况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

    不过,闺蜜这个词在现代早就被玩儿坏了,究竟是真心朋友还是乱七八糟的牛鬼蛇神,她还得亲眼见一见才知道。

    他进厢房时候,沈听夏正坐在铜镜前,由小丫鬟服侍着摘下了钗环首饰,披散着一头乌黑如缎的秀发,正闲闲地梳着。见魏青峰进来,她勾起一丝微笑,却不看他,只对着铜镜道:世子爷今日怎么舍得过来,紫苏,奉茶。声音温和,说出的话却是不饶人。

    本文独家连载于晋江文学城, 喜欢本文请支持正版哦~

    明面上看, 老夫人让她准备贺礼,是对她的信任和抬举,可细细琢磨, 准备贺礼倒是可以, 但是花费的银钱呢?侯府的中馈如今都捏在老夫人手里, 她老人家可一点儿给媳妇银子的意思都没有。

    老夫人这是憋着让媳妇儿自己掏银子备贺礼呢!看原主的记忆,从前她可是没少自掏腰包给侯府做脸面,才嫁过来三四年,竟把嫁妆掏空了大半。

    沈听夏暗自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寻常人家尚且没有打媳妇嫁妆主意的,这堂堂镇南侯府,可真是不要脸面了!。

    她想着从前在社会上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的经历,心里那阵郁结之气才稍稍散了些。原主是个性子软绵的妇人, 她沈听夏可不是包子!这些个深宅妇人之间勾心斗角阴人使绊子的小心眼,她从前在天涯和兔区之类的论坛见得太多了, 她们想用这些小手段欺负她, 那简直是做梦。

    夫人身子好些了没有?窗外传来一声冷冷清清的询问, 天寒地冻, 这人的声音里也没有多少温度。

    沈听夏一下子支起了耳朵, 原主的身体认得这个声音, 这正是她的夫君, 镇南侯世子魏青峰。她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挺直了腰背, 眼里添了一丝期盼之色。据说魏青峰貌比潘安、才过子建,她怎么着也得睁大眼睛多看几眼,科学研究表明,看美男子可以洗眼睛、延年益寿,自己的夫君,不看白不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