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二十一章 秦月的错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刀问天转回头看着柳姻等待她的下文

    柳姻道:我留意到刚才我们在说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很随意地拿着酒坛酒坛在擦拭似乎并不想知道我们两个人聊的是什么

    刀问天道:这有何问題

    柳姻瞥了一眼脸如死灰的酒保道:问題是当我故意放低声音的时候他擦拭的动作很明显变得缓慢下來我放低了两次声音他就放缓了两次擦拭的动作

    刀问天叹道:如果想要从你嘴里知道消息他必然也只能放更多的心思在探听你的声音上了

    酒保猛然跃起随手把手中的酒坛朝柳姻和刀问天甩出身子就要破开屋顶逃之夭夭

    但是他还沒有完全跃起刀问天已抽刀人已跃到酒保的上空一刀挥下把人一分为二

    柳姻皱着眉沒有出声继续喝自己的酒

    刀问天笑了笑道:这下你可以放心说了吧

    柳姻瞥了刀问天一眼把杯中的酒喝下

    洛阳阳光泼洒却是刺骨的冰寒

    然而这种冰寒此刻又眨眼化开

    因为在街道的中央起了一大团的烈焰

    大白天为何还会有火灾莫非这屋子的主人是个瞎子

    更何况着火的地方还不是普通的房屋或者酒楼而是迄今为止都一直异常神秘的阁楼

    成群的人围站在火焰前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脸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神色

    也有部分人自发组织地从家里拿出水桶把水往着火的地方泼洒但火势太大整个阁楼都已在焚烧又岂是这点水能够解决的

    碧欣站在锁烟阁前的人堆里神情很是震惊

    连同她旁边的杨不问也都是凝重的神色

    只不过更让杨不问注意的是站在前面不远处离火焰最近的两个人

    浪子小剑还有慕容燕

    紫云山脚下不远有个小镇

    名字就叫小镇皆因确实就真的是个小小的小镇其实连镇都算不上充其量应该只能说是一个小村子

    这个小小的小镇内有个小小的酒肆

    小小的酒肆内除了酒保外还有个静坐的女人

    其实这个女人已喝了不少酒

    她的桌上已放了好几壶酒有一壶不经意间被她碰倒壶口转开了沒有液体流出显然都已空

    这个女人喝了这么多酒脸色却只泛着些许的晕红神智很清醒

    只是想着什么出了神

    兴许是想到了从荒漠回來的过程中身后垂死的男人附在他耳边低声说的话吧

    我本应该恨你的

    也本应杀死你以报师傅之仇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你下不了手也不想你死

    他的声音仿佛再一次回响在她的耳边

    那样喃喃的虚幻的音如同滴落的露水滋润了她干涸的心田可一切都迟了她的心田开起了翠绿色的草却永远都无法再开出一朵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