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五十四章 飞雪,又再飞雪(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已不是秦月多年那便从此也不会再是秦月

    她就是她自己越孤寒

    她的生活才将重新开始

    如今的秦月是否又可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

    秦月站在官道远方的山峦上遥望着小剑等人骑马飞奔的身形美目涟漪华丽的霓裳迎风而微摆

    你以后准备怎么办身后传來了一道男声

    秦月微微叹息着转回身笑了笑道:辛苦你了刀问天

    又有谁会想到刀问天其实才是秦月最后的一着棋子

    小剑他们沒有想到秦霸也沒有想到

    虚虚实实倘若不是刀问天的通风报信秦月又如何能在最紧急的时刻知道水镜山庄的存在

    也许秦霸不会想到他所许诺的千金万银还比不上秦月曾经的一个馒头

    有些人总是不会因为利益而忘了自己的人性

    幸运的是刀问天就是这种人

    刀问天扛着大刀哈哈笑了声道:有趣的事情倒也不会觉得辛苦

    秦月笑了笑轻声问道:柳姻你放走了

    刀问天摸索着下巴笑道:她也只是个可怜的女人何必赶尽杀绝

    秦月颔首道:也罢如今你自由了想去什么地方

    刀问天道:既自由又何必纠结于到何方去我想去哪便去哪他摆起手中的大刀静静看着沉声道手中有刀足矣

    对他來说从今往后的一切始于手中之刀

    刀问天走的时候风开始呼啸

    吹乱了秦月柔软的长发吹落了秦月的面纱露出倾国倾城的娇颜可是这倾国朱颜满满的心事满满的愁绪她的双眸仿佛顷刻间失去了光芒变得黯淡起來

    小青离开了她跟了她多年的丫鬟情同姐妹的丫鬟离开了她那种失落感有谁可以明白雅淑她曾经的红颜知己也已悄然离开

    孓然一身的她还有谁能懂

    也许只剩下手中的古琴可是琴弦已断

    她的情丝又何尝不是已经断成几截

    她喃喃着两行清泪悄然滑落滴落到风中碎了泪珠与雪花共舞

    是曾经的爱人秦风

    还是那个如同风一样的男人

    此时遥遥望去如风一般的男人已和他的朋友们策马飞奔消失在官道尽头

    慕容燕是个好姑娘秦月低声自语道:要好好珍惜她小剑

    她说着嘴角微微扬起似乎回想起年幼时的一幕

    就在那天寒地冻的某一天自幼无父无母的她蜷缩在街上的角落饥饿和酷寒消磨着她求生的意志而就在她逐渐放弃的时候慕容燕出现了

    那时候的慕容燕和她一般年幼在偶然发现到她的时候双眼流露出莫名的神色

    穿着华丽棉袄的慕容燕笨拙地跑开了

    回來时慕容燕手上已拎着件同样华丽的棉袄一些吃的还有银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