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四十九章 他的选择,她的选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剑道:他知道刘小芳

    小剑又道:他所知道的刘小芳是她还是真的刘小芳

    雅淑淡然道:自然是真的刘小芳了那个男人在十几年前曾经骗了刘小芳一家的家底银两然后逃到了杭州才一举开办了赌场若非他骗了刘小芳一家的钱他们也不会一直被迫住在村里

    也许不是因为他刘小芳或许就不会碰见慕容绝天或许也就不会有今日之时

    雅淑的语气依然是云淡风轻般沒有多少情绪波动

    小剑道:她既不是刘小芳又不是秦月那她究竟是谁

    雅淑盯着小剑盯了许久才缓缓地回答:你真的希望知道

    小剑神色一滞久久不语

    雅淑叹道:对你來说对她來说对我们來说她真实的身份和名字真的那么重要换句话说你是不是真的就叫小剑这对其他人來说是不是也很重要

    小剑的瞳孔缩了缩身形竟不自觉地颤抖了下

    雅淑淡然笑道:只要你手里握着剑只要你还掌握那样快速的剑法你就是江湖第一快剑手浪子小剑

    对这个江湖來说也就还是只有你才会被叫做浪子小剑

    所以无论是你还是她真实的身份和名字都已不再重要

    小剑当然明白了

    其实他一直都很清楚只是一直想装糊涂

    有些事情等真的到面对的时候无论你之前准备了多久做了怎样的心理准备也依然会出现难以抑制的沉重

    可不管是多么沉重的情形该面对的总要去面对

    小剑转过身径直往前面继续走去

    雅淑的声音清幽幽地自身后响起:相公和她确实在多年前是互相深爱的人但再多的情分到了如今也都已乱了吧

    我把属于相公的记忆归还给了他不是因为我心软也不是想要知道如今在相公的心里她和我哪个更重要

    我只是想要相公能够有个完整的人生

    他是我孩儿的爹小剑现在的你是不会明白那种感觉的

    小剑你的人生是否也已经完整了

    雅淑的声音幽幽消散渐行渐远

    小剑迎着紧闭门窗缝隙吹來的风儿缓步踏入有些阴冷的殿堂

    小剑知道在殿堂内等待着他的将是这一切的终结

    雅淑的话让小剑陷入了沉默

    其实她所说的小剑又何尝不明白

    其实想要看清他第二剑的人又何尝只是秦霸一个

    小剑忽然叹道:你已知道秦霸必然会來找你

    雅淑道:嗯

    小剑问道:所以你是故意支开秦风让秦霸把你带走

    雅淑道:嗯

    小剑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雅淑道:因为我不想相公因为保护我而受到秦霸的伤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