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四十七章 变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那不可思议的剑看似就在前方刺将过來但仔细一看却会发现无论在哪秦风这一剑所导致的都只有一个结果

    所以使剑的人眼睛仿佛凸了出來就像翻肚子的死鱼慢慢倒了下來

    放眼江湖秦霸的这两个左臂右臂金刚实力并不弱但即便是再不弱的实力面对小剑和秦风也一样沒有任何哪怕只是一点的希冀

    小剑站在尸体旁边微微侧转身瞧着几步之遥的秦风叹道:你还是下不了手不是吗

    秦风死死握着手中紫色红色长剑

    如果说秦月的重伤落败对小高等人來说是变数那么九把剑鬼手的出手就是笛魔的变数

    笛魔早就知道九把剑鬼手的可怕也清楚能够和小剑、秦霸等人同一层次的自然非一般高手但他万万沒有想到已经在神教魔笛死葬秘术控制下的死士竟依然沒有给九把剑鬼手带來多大的威胁

    鬼手背后的剑不断地抽出回插仿佛突然间多了几只手般雪花舞动间闪烁着清冷的剑芒以及飞溅的鲜血这些血有死士的也有鬼手的只不过死士的鲜血來自喉咙或心口而鬼手却是身上某一小块划开的伤口

    眨眼间倒在鬼手身边的死士已达七人

    但第八个死士并沒有出现因为鬼手突然整个身形停滞了连小剑都难以快速抵抗笛魔针对性的魔音催耳鬼手自然也不可幸免

    所以当笛魔转成针对鬼手一人的魔音时鬼手躲闪的身形顿时有了一瞬间的破绽两把來自死士的剑一下子就刺穿了鬼手的一只手臂同时在一条大腿上留下深深的剑痕

    一股股的鲜血自伤口处流滚而出鬼手闷哼一声快速脱离被围攻的局面为了脱离危险甚至还把自己的几把剑落在了原地或者插在死士的尸体上沒有拔出

    笛魔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如果鬼手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脱死士的追杀那便错了三十六阴风阵和三十六星冥阵不同后者是针对阵内之人三十六个死士必须倾注全副心神才能填补彼此的空隙而三十六阴风阵则是如同风一般的剑浪并不是专注在一个人的身上而是在剑浪前的一个方向

    也就是说只要是在同一个方向其他死士必然会紧随根本不会给猎物缓过神來的机会也不会在乎是否有其他人参一脚进來只要是在这方向的人必都要覆灭在重重剑浪之下

    更何况如今的死士才是真正的死士以命博命不是想和说就能做到的

    鬼手抽身退开的刹那间就已心生不妙他的眼前已是白花花紧随而至的剑花尽数封住了他的去向和退路

    轰随着轰鸣声响林胜杰舞动血红色的长枪人枪合一冲至鬼手前面大喝着一记扫荡愣是把扑过來的剑浪弹退了开去

    不过也仅是可以把他们这一波弹退

    后面涌起的剑浪紧凑而快速地压來林胜杰的肢体反应沒有跟得上

    一道倩影猛然扑來把林胜杰撞开自己却被闪烁的剑花刺中

    林胜杰睁大眼看着被几把剑刺了个对穿的女人阿莲看着阿莲挣扎着回眸的微笑看着她那抹带着浓情爱意、不舍和解脱的目光顿时一股热血涌上了胸腔

    林胜杰怒吼着脸部涨得通红整个人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

    她死的时候是躺在林胜杰怀里的

    每个人在即将死去时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许的惧怕

    其实当她要跟随林胜杰前往此地之时便知道自己的大限已至

    她沒有林胜杰精湛的武艺充其量她也仅是个会武功的女镖头武艺只能勉强算上二流水平所以阿莲很清楚自己在这场战斗中并沒有太大的价值

    也许唯一的价值就是现在就是刚才她用自己的命换得林胜杰存活的那一刻

    阿莲沒有來得及说最后一句话

    她仅是努力望着林胜杰悲痛的模样然后露出微笑即便这抹微笑已沾染了赤红的血液

    有些时候爱一个人并不是一定要得到要厮守

    爱一个人可以很简单那就是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换得对方活下去的希望

    呜哇林胜杰抱着阿莲仰天惨嚎随即快速地拿起脚边的血红色长枪紧随在小高和杨不问的身后和下一道剑浪碰撞起來

    若非小高和杨不问及时出手也许抱着阿莲惨嚎的林胜杰会成为下一个死去之人

    林胜杰凌厉地刺出数道枪劲穿插在小高和杨不问的反击中刺伤了好几个死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