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二十二章 扑朔迷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雅淑,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秦风轻轻放开妻子,问道。

    我知道什么?雅淑笑道,不,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硬要说有,有一点我倒是知道的。

    只要你去找浪子小剑,我就去找别的男人。她云淡风轻地笑道。

    秦风的脸色立即沉了下去,因为她的话让他想起了一件事,而这件事回想起却是让他痛苦不堪。

    你是不是想起那个叫刘大福的人?雅淑看着神色痛苦的丈夫,笑得很是开心。

    秦风猛然举起手,往女人的脸上甩去。

    秦月为什么会出现在杭州?

    而且,还是在西湖的这艘画舫上。

    李勇紧紧地盯着端坐于对面,弹奏着古琴的女人,没有去听那扣人心弦的音韵,也没有去看站在女人旁边不停冲着他做鬼脸的小青。他的手一直没有离开他的剑。

    秦月给他一种无法捉摸的感觉,这让他很不安。但是,只要他手里还有剑,他便有把握杀人。至于死的是谁,就不是他能知道的了。

    因为,死的很可能会是他。

    动人的音韵止于最后的一道弦音,脸上裹着薄纱的秦月柔声问道:李公子为何如此不安?李勇还没有回答,一旁的小青已经抢道:哎你这人真是,我们又不会吃了你,你紧张个什么劲?

    小青,不得无礼。秦月略带责备地望了眼小青,嗔道。小青嘟囔着嘀咕几声,却也不再说些什么。

    李勇淡然道:秦月,有什么话就直说,如果没有那我就走了。

    秦月嫣然一笑,道:李公子,想必你对浪子小剑的事都很感兴趣吧?

    秦月又道:既是如此,李公子应该也知道有人想杀浪子吧?

    李勇闭起眼,把剑环抱于胸前,道:江湖,本就是恩怨纷争,杀人与被别人杀,也只是常事,这又有什么值得顾虑的。更何况,想杀浪子的人多半已经是死人。

    不见得吧。

    李勇睁开眼,寒目直避秦月。

    想杀浪子的人自然都不简单。秦月柔柔地笑着,巧手抚过琴弦,道,而且,这个人更是不可小看。我想,李公子也一定认识这个人。

    这个人行踪不定,但凡出现便会撼动江湖。秦月笑道,这个人用的也是剑,而且始终用的都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但是他使出来的剑,却是非同凡响。

    李勇瞳孔一缩,想起一个人。

    而他也知道,秦月说的就是那个人。

    女人娇笑着,望着眼前的男人,眼里闪烁着戏谑的神情——

    男人的手,僵直地停在女人的脸边,最终还是没有甩上去。

    我就知道你不会打我的,相公。女人把脸贴住男人的手掌,感受颤动的手心传来的冰冷。

    秦风看着他的妻子,看着她妩媚的娇颜,忽然觉得她很可怕。

    这个女人,很可怕。

    可是这个女人却又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挚爱。

    寒意,一下子从脚底窜到了他的背部。

    秦风还是没有出声,但是雅淑却继续开口道:有时候你们男人真的很可笑,子乌虚有的事你们竟也可以当真。她看着浑身一震的秦风,笑意更甚,想得到我,刘大福还没有那个资格,他甚至连碰一碰我的手都不可能。能得到我的,一直都只会是我的相公。

    雅淑,你,我。秦风怔怔地张口,却发现说不出话来。

    相公,我知道你始终放不下浪子小剑,毕竟你们已经认识多年,刚才我说的也只是些气话而已。雅淑娇柔的身躯偎依上他的胸膛,轻声道,既阻止不了你,那就只能一直陪伴着你。只是相公若是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独活的。

    雅淑。秦风回抱着她,整颗心似乎给溶化了般,他温柔地道,谢谢你。有了你,夫复何求?

    女人闭起眼,感受着他的体温,恬静地笑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