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八十章 解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虽然小剑现在只是想着该怎么喝酒。

    只有喝了酒,他才可以醉。

    世人都不可以醉,但是他可以。

    因为世人皆醉的时候,他必须保持清醒,而且是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所以他现在要灌醉自己,只有醉了,他才有快乐的资格。

    慕容燕也醉了,但是她不快乐。

    她现在只能一个人呆在房里,面对着梳妆台,静静看着手心上那只叶织的蝴蝶——

    期望有一天它可以飞起。

    小剑对着嘴灌酒,酒水哗啦啦洒落把他的衣服湿透。

    于是小剑终于喝醉——

    就在飘逸的琴声急转而上的时候。

    手里提着的酒坛随着下坠的趋势砸在了地上。没有了一切。

    小剑成为了最快乐的人。

    GMT ContentType: text;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JSESSIONID0752BFB8BDA7A16FD4F9EA6D8FF; Path

    第八十章 解谜

    人生就是个谜。

    解谜的人却不是自己。

    天真迷惑了,有慕容燕帮她解。可是慕容燕呢?又有谁来帮她解?她该埋怨上天的不公,该恨自己的迟疑,或希望装在心头的那个男人不曾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没有人可以找到一把刺破时空回到过去的剑,也没有人可以预知自己的未来会出现什么,大部分人都只能到最后一步的时候才开始后悔,慕容燕也许就是其中一个。她明知道只要放下心里的一切,便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疼痛,但是她做不到。

    就好象她已经站在了日月的界线,再往前步便会化成烈炎释放出自己的热力,她却已经走不过去了——

    慕容燕只剩下了一轮孤寂冷清的苍月。

    世人皆言:解铃还须系铃人。

    可真要轮到自己去面对的时候,就真的能站在外面看里面的自己?至少,慕容燕就做不到。她可以冷静地安抚迷乱的天真,但她看不到自己的谜底。

    她更不会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哪怕她是多么希望他所做的一切是假象。

    慕容燕的心结,已经死死纠在一团,剪不断,理还乱。但是天真不同,天真只是个单纯的女孩子,所以她所遇到的也只是件极其简单的事。也许天真难以接受,但这样的结果对天真来说却是最好的选择。

    这是慕容燕第一次认可除了他以外的男人,虽然慕容燕也只看见过小高一次,但是小高是对的。

    小高是为了你好,天真。慕容燕静静地看着不知所措的少女,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

    黑色仿若天外一剑,划破了无私的苍天,世人便获得了浓烈而危险的欲望。这一剑,是必然的,也是势不可挡的。

    小高就像独自飘在夜色里的魂魄,紧靠在墙边,悄无声息。

    只是任凭夜市再如白昼般人流似水,任凭卖糖葫芦卖甜点卖杂七杂八的小贩吆喝声再响亮,任凭小高多像魂魄,他也始终不是魂魄——

    只要小高一天没死,就一定会有人找上他。

    现在这个人就像要命的死神般站在了小高的去路上。那是一个戴着白色鬼叉面具的人,手拿一把闪烁着寒芒的弯刀,冰冷刺骨的杀意如潮水般袭向小高。那个如死神般的人一字一句地问着:你可是小高?

    那个人问完这句话的时候,身子突然僵住,就像一条不停在狂吠的狗猛然间被人用什么死死塞住狗嘴。小高此时就站在死神跟前一步之遥——

    而死神的背部已经多了一把血淋淋的剑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