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十一章 杨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他来说,如何完成这一趟镖才是最重要的。

拿起筷子,杨不问加快了动作,他得尽早去联系女镖头安排的人。

    可就在这时,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如果只是两个普通食客倒没什么,可偏偏这两人却都是高手,而且,正向他走来。

    GMT ContentType: text;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第十一章 杨家     小钟的屋子。

    小钟的屋子比小剑想象中的还要简陋。

床,八角桌,铜镜,胭脂水粉,还有一些细小的用品。

小剑环视一遍,若有所思。

这,算不算女人的一个通病?     小钟去打水了。

    原本小剑并不想进来,只是没想到小钟看见他后就一直用手指着他笑个不停,随即一本正经地开口:现在知道女人不是那么好惹了吧?小剑才想起慕容语珠刮他耳光的那只手沾有血。

    门在嘶哑声中被推开,小钟端着盆水走了进来。

    随手把自己常用的手巾放进盆里,小钟抬眼望向小剑:需要我服侍你吗?小剑摇了摇头:我自己来。

小钟直起身子,默然望着小剑擦拭脸部的手印,忽然开口问道:慕容燕是谁?     小剑的动作略微停滞,随即移开手巾,露出俊朗的脸,双眼闪烁:见到她,你就会知道了。

    小钟侧过身子,手指抚上小嘴,目光落在桌上的胭脂水粉,出了神。

    集市。

天方亮不久,而人已繁。

亦无论是赶集的人,还是形形**的江湖人士。

相比那些颇有名望的酒楼,道边的小店就冷清多了。

也许对他们来说,客多与少无所谓,只要能养活自己和家人便足够了。

    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会少。

自然,也不排除有其他想法的人。

杨不问就是有其他想法的人。

家传的离别钩就放在桌子边沿伸手可及的地方——这对离别钩是他从爹娘墓碑前挖出来的家传兵器。

自挖出来的那一刻起,他就告诉了自己,不可以再颓废。

自然,也不会再去当乞丐。

    他不是为了活下去。

如果只是为了活着,方法不少,当乞丐便是其中一种。

这里只是一家小店,进店吃喝的人也不多,比较冷清。

也正是这样,他才喜欢呆着,没有人会喜欢在想东西的时候被人打扰。

他可以很自在地喝一杯酒,也不会因为换上了沧江镖局的衣服而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杨不问在思索。

也许他是在想着女镖头安排下来的镖物是什么,也许他是在想着自己接下去的路该怎么走,也许,他在想那个一直困饶着自己的问题,一个足以让他选择活下去的问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