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三十五章 被蛇咬死的老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主人,就这样由着他?越孤寒忍不住问道。

    我不是慕容绝天。中年人笑了,我要等一个契机。

    对。中年人道,在没有弄清楚他那一剑的秘密前,我就必须等一个契机。

    越孤寒在思索。

    中年人道:他是一头很毒的蛇,咬一口就要丧命。但我们是捕蛇的老鹰,这点,你要记着。

    越孤寒望向中年人,缓缓地点点头。

    末了,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开口唤道:主人那个

    越孤寒举起手,指向中年人身后:老鹰快要被那蛇咬死了。

    GMT ContentType: text;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JSESSIONID412F8B3E6C4819EF353B204C6C0F1A7C; Path

    第三十五章 被蛇咬死的老鹰

    或许就是因为想要让她成为一个杀手,所以收养她的人给她起名叫越孤寒。

    收养她的人要谁三更死,那个人就只有尸体会遗留到五更。

    ——除了她杀不了的人。她杀不了的人,也不会被安排到她的身上。

    除非是她自己自做主张去杀人。

    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她都不想泄露出愉悦的心情。

    不过,现在想笑似乎也不可能了。

    因为她失手而且是连续两次。

    杭州行刺浪子失手,这她可以理解,她也很清楚他们之间的差距,所以一击不中便撤身离去。

    她没有想到的是,在洛阳这里,她也失手了。

    若不是有其他人插手进来,介子川在那个时候一定逃不过她的双刺。

    只是,结果就是结果,没有另外一种可能。

    她知道现在只有等,等下一次动手的机会。

    一个人的警惕一般不会持续超过一个月,在这之前,她或许可以先好好研究一下猎物的生活习性。她喜欢称别人做猎物,她相信自己会是个好猎手。

    猎手住的地方并不简陋,相反就像是大户人家的豪院。

    只是,没有多余的人。

    除了她,就只有收养她的人。

    收养她的人姓秦,她相信在洛阳乃至整个江湖,没有人不会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而感到害怕。

    可是对她来说,她的主人却是个很亲切的中年人。

    中年人很喜欢饲养两种动物。一种是鹰,一种是蛇。

    中年人在院子里养了一堆蛇,还有几只老鹰。他告诉她,养蛇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喂老鹰。蛇是猎物,老鹰是狩猎者,正如被人所杀和杀人一样。

    越孤寒回到院子的时候,中年人正俯首凝视着蛇圈内一条盘身吐信的毒蛇,很安逸的感觉。

    你回来了。

    越孤寒垂首,静静站立在他的身后。她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敢回答,自然也不需要回答。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行踪早就掌握在中年的手里,即便她的出发点,是为了中年人好。但她,始终是自己独自做了些事情。

    你知不知道这样会很危险?中年人微笑着,伸出食指,指着眼前的眼镜蛇,指尖缓缓屈起,眼镜蛇便也缓缓屈下盘高的躯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