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三十二章 刺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杨不问。杨不问拱拱手,略微怒气的语气冲口而出,把你们的总镖头叫出来!

    找他有什么事?

    杨不问握紧拳头,道:要一个理!挥手一指,又道,叫人出来!

    林某正是镖局总镖头。男人平淡地开口,林胜杰。

    杨不问一怔:你就是林总镖头?

    林胜杰道:阁下似乎并不是来确认林某究竟是不是总镖头吧?

    杨不问返手身后,取下离别勾,交叉着对向林胜杰。

    林胜杰微微探前一小步,敛起双眼,如一头即将奔走的狂狼。

    ——素有正义之师称呼的镖局为何要干那种下三流勾当?!

    林胜杰瞳孔微缩,抽身急退,让过离别勾的急突。

    长枪猛然刺向前方土地,林胜杰暴喝一声:住手!

    杨不问停下奔走的碎步,缓缓垂下双手,与林胜杰对视,忽然发现对方的眼里似乎有着似曾相识的东西。这让杨不问产生了疑惑,或许是一种,有着什么相近的。

    林胜杰一字一句地道:把话说清楚!

    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两天要保的一趟镖?杨不问道。

    林胜杰没有出声,只是听着。

    这趟镖用的是棺木。

    林胜杰神色略微一闪,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杨不问没有回答,眼睛直视林胜杰。

    ——棺木里装的是个活人你知不知道?

    ——而且还是一个活着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林胜杰的双眼突然间像是喷出了火。

    客栈。三三两两的酒客。

    喂。若妍看着坐在对面轻轻松松模样喝着茶的介子川,百无聊赖地问着,你说姐姐真会被带到洛阳这里来?介子川放下茶,摇头晃脑着:怎道相思难似水,恰是一杯饮尽。

    若妍皱起柳眉,嗔道: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又朝谁犯相思了?

    介子川瞄了眼对面的女人,长叹一声。

    见状,若妍柳眉一挑:做啥?!

    介子川抓起一个肉包子往嘴里塞,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来,随即给自己重新倒了杯茶,送包子下喉。若妍没好气地看着介子川,静等介子川的回答。

    介子川瞄了眼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目光落在他背上的离别钩,神色微怔,似乎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若妍顺着介子川的目光望过去,看着走进来的男人独自坐往一边的桌子,转回头小声道:你认识他?介子川想了想,摇了摇头,疑惑地望了眼那个男人,轻声道:好象在哪里见过。

    若妍白了他一眼,道:还有谁你是没见过的?

    介子川嘴角抽了抽。

    若妍轻轻拍了拍桌子,又道:喂喂,你还没给我说呢,刚才你说的是啥子东西啊?

    介子川不屑地扫了若妍一眼,道:这都不懂。眼看女人将近暴走,方不慌不忙地道,意思呢,就是相思本难,难似断流水,然而水却又要待在杯中,杯中的水嘛,再怎么难喝再怎么苦,不还是要被喝进肚子里,一了百了?

    若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我懂,就是你喝水都能喝出相思的苦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