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三十三章 镖局的隐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女人转过身,微叹口气,往门外走去。

    阿莲停住脚步。

    那个人,是谁?

    阿莲身子微颤,片刻,方才轻吐芬芳:秦霸。

    介子川从没有想过他们会有被偷袭的一天。

    他甚至想不明白,会有谁和他们过不去。

    可是还没有等到他反映过来,身体的动作已经抢先一步。取书,翻动,手掌一抹,一挥,数道蓝芒已破风而去。他相信这个杀手决然不能在背对着他的情况下,逃脱自己发出的暗器。

    他一直都这么相信着。

    然而被若妍拼着伤抓住握有双刺的手臂的杀手,却是头也不回地取下斗笠,往身后一挡,挡下了来势迅猛的暗器。在介子川和若妍的惊骇中,杀手踹开若妍,随即返身朝介子川射出斗笠。

    没想到斗笠竟也有被当成暗器的时候——

    介子川迅速让过,目光落在奔向鼻尖的双刺上。

    那清冽的双刺刃尖,仿佛能看得见自己惊惧的神情。

    介子川在那瞬间,忽然明白到自己闪不开。

    闪不开就得死!

    介子川必死无疑!

    可是介子川还是没有死。

    不是因为奋力挣扎着提枪冲过来的若妍。

    也不是因为杀手手下留情。

    而是因为双刺停住了,停在了介子川跟前。

    介子川跟前还有一样兵器,修长的月牙带着钩。

    GMT ContentType: text;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JSESSIONIDBD7643B5E7766B2FFEB32F4F24AE38A8; Path

    第三十三章 镖局的隐患

    沧江镖局。大堂。

    二镖头骆生和三镖头阿莲像平常那样有说有笑着迈开步子跨进大堂,目光落到大堂内却是不由一怔。

    坐在大堂正中的林胜杰正安静地坐着,用白布默默擦拭着手里的枪尖。

    很平静,平静得像是风暴即将到来的前奏。

    阿莲的脸色率先变了,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骆生似乎也想到了,只是竭力保持了冷静。他微微扯动嘴角,快步上前,道:总镖头,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的在这里擦枪?就是因为林胜杰这个破坏了以往惯例的动作,让骆生察觉到了不妙。

    林胜杰仿佛没有听见,甚至连他们进来都不知道般,双目出神,手里的动作机械得像是个木偶。

    各有所思地站片刻,阿莲神色微动,抬起头,看着半空盘旋的信鸽,举高手。信鸽扇动丰满的羽翼扑哧扑哧着落到阿莲手臂上,任由阿莲解下缚在脚上的信筒。

    阿莲和骆生对视一眼。

    骆生点点头,阿莲望了眼没有动静的林胜杰,才从信筒里取出信笺。

    不用看了。林胜杰缓缓站起,看着愣住的骆生和阿莲,一字一句地开口,很好,你们都很好。骆生脸色一变,强笑道:总镖头,你说什么呢?

    阿莲默然不语。

    林胜杰望了眼骆生,又把目光落在阿莲身上:怎么,你们还想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