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一十六章 挟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委托,你是一定要接!委托你的人是我,委托你要杀的人也是我!你要杀的就是我!

    这个委托,李勇接了,就是现在。现在的他也已经站在了古铜巷前。

    凡是想要伤害他女人的人,一定要死。李勇拔出了剑,在没有看到人之前便已经拔出。这和他以往的作风完全是一种极致的对比,但是这种作风他很喜欢,而且发现这样的感觉不赖,直接了当。死便是死,活便是活。没有了虚伪和造作。

    古铜巷,据说曾经繁华过一段时间,因为巷里面就是冶炼铜的杂铺,多之又多。在那个时候,就算只是走在巷子中间,也能感受得到那股火热的气息。但是后来变了,变成了废墟。原因却是无人知晓,有人说是闹了鬼,一夜间所有杂铺的人全部死绝,也有人说是官府出面封了所有杂铺。

    李勇现在就站在古铜巷前,寒剑斜指下方,心有点冷,就像眼前一片萧瑟的巷子。风残,碎了一地的石块,粗密的蜘蛛网镶嵌在腐朽的门柱上,黑色的杂铺黑色的泥地黑色的巷。一脚踏上再无人问津的巷子,踩断几根木块,发出嘶哑的声响。

    杀手和小蝉是在他拐了几个弯后才看到的。杀手站着,小蝉双手被绑,坐在一块石头上。杀手的眼神很冷,而且在看见他后没有露出一丝惊讶。或者对于杀手来说,李勇不来才是一件值得他惊讶的事。杀手要杀一个人,就一定会把那个人研究彻底。所以小蝉就是李勇的逆鳞。

    而此时小蝉的眼神却是波澜不惊,没有欢喜也没有惊恐,只是静静看着,静静看着猛然加速提剑奔来的李勇。这个时候的李勇,是充满杀意的,是一头有着尖牙利齿的狮子。

    没有丝毫停顿,没有任何言语,甚至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他的剑是一阵风,杀意凌然的风,杀手不能硬接的风!

    风声呼啸间,杀手已经腾空跃起,翻身落往旁边的屋顶。李勇脚步急刹,风停,带起的碎木翻滚,尘扬,目光掠过面无表情的小蝉,随即旋身直上。杀手在哪,李勇的剑就要在哪!

    但是,当李勇脚尖接触到屋瓦时,杀手的剑已经先行奔至,而且出乎李勇意料的快!李勇侧身,杀手的剑刺穿他的衣服,贴着肌肤过去,冰冷的寒意蔓延上李勇的背。李勇抬手,手里的剑急速斜斜挥上,杀手却已抽身退开!

    汗水滑落李勇的鼻尖,脚底运劲,往急退的杀手追去。刚迈出第一步,瞳孔却猛然扩大,因为在他前面的杀手突然停了下来并且一脚踩在屋顶上,一片片屋瓦便像是活了般随着这一脚翻转着迎面扑来,仿若一波波噬人的海浪!李勇只能避!便是在屋瓦开始腾飞翻转的同时,李勇已经一个翻身急转,宛如小旋风般凌空越过屋瓦,手里的剑螺旋着便要钻向杀手!

    作为风眼的李勇在越过屋瓦时,心头突然一沉!因为原本应该站在前面的杀手此时却是不知所踪!容不得他细想,背部传来的力道像是一记铁锤落下来,闷哼着,身不由己地摔进残破的杂铺。

    杀手降下的身形缓缓落上屋顶。

    静,静得惊人。自从方才被他一脚踹到下面的男人带起一连串碰撞的声响消失后,便再无声息。杀手突然全身泛起寒意。跃开原地,到第二个落脚点,没有动静。再跃,再落,依然如初。杀手手心冒起了汗珠,作为杀手自然知道敌暗我明是什么样的情况。

    杀手不再动,因为不敢。这个时候,越是乱了自己的阵脚就越是危险。

    便是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屋顶响起屋瓦破碎的声音!杀手想也不想,返身,手里的剑直直刺了出去,却是发出叮的声响与男人的剑相击在一起!而男人的脚已经踏上了他的胸口!

    李勇冷眼望着被自己一脚踹飞,撞破屋顶坠向地面的杀手,纵身跟上,敌暗我明的危险只要是杀人的人便都会知道。但是当他跃至一半的时候,却突然心生兆头,脚步刚止,脚尖前沿的屋顶猛然破开!随着屋瓦碎片四散飞开,杀手连人带剑斜冲而出!

    李勇却是早有准备,在那抹寒芒迎向脖子的时候,朝后仰起,腾空,急转,脚部用力,踢在杀手的腰际。耳边回响杀手的闷哼声,李勇稳住身形,看着横飞出去的杀手凌空翻身缓缓落到巷子另外一边的屋顶上。

    李勇这个时候才重重喘了一口气。

    杀手的嘴角挂有一抹血丝,但他没有理会,而是飘飘然落到地上,落到小蝉的身边。李勇脸色微变,随即恢复正常,跟着也落到地上,与他们相距不足五米。五米的距离,足以让李勇做出最紧急的抉择。更何况,杀手若是要对小蝉下手,无须等到他来。

    杀手望了望小蝉,然后望向李勇,笑了笑:很好。李勇没有出声,因为杀手继续开口了,杀了我吧。李勇皱了皱眉,答非所问地道:你刚才有机会杀我的。杀手大笑,没有回答。

    李勇突然想起了那个委托。

    杀手的剑却是在李勇想起委托内容的时候刺了过来,五米的距离突然成了要命的帮凶。李勇眯起眼,剑指杀手的胸口,只要杀手还想活着,就不会有同归于尽的念头!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一塌糊涂!杀手本来就是一心寻死!所以李勇在把剑递出去的瞬间,侧了侧身子——

    杀手的剑笔直地刺穿李勇的肩膀,李勇的剑笔直地刺穿杀手的心口。

    不——!!小蝉的尖叫声刺耳地划破寂静的巷子。

    李勇抽回剑。杀手松开握剑的手,缓缓跪倒,脸色却是怡然自得的笑。杀手说了什么,杀手说:如果酉时前我不死,她便要死。

    李勇拔出刺穿肩膀的剑,点穴止了血,却是无法止住心头的震撼。

    他望向小蝉,看见小蝉满脸悲伤。

    GMT ContentType: text;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JSESSIONIDE5A8AD6BF03A1A963E1BDA363FF; Path

    第一百一十六章 挟持

    申时。阴阴暗暗,杭州的苍天难得布起了乌云。

    光芒穿不透云层,隐约可见。阴暗的黑白色像是伤痕般爬上城墙,蜿蜒如蛇,偶尔闪烁的斑点便是蛇的眼睛,飘过,飘过,残留一堆沉默。清清冷冷的屋瓦,清清冷冷的风。

    街市的人少了。少了很多,很多。便是集市的小贩,也找不到三两个。如此阴暗的苍天,怕是要下一场大雨。而且下起雨来,即使是手里撑有伞,也一样会变成落汤鸡。李勇就没有带伞,径直走在和以往不一样的街市,手里握有剑,脸色阴沉得就像苍天的颜色。

    城西古铜巷。女人在手,酉时前不赴,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