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场戏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小高流着泪,张着嘴,却是任何声音都发不出。他只能用模糊的视觉,看天真露出最后一抹微笑,仿佛带有圣洁的光霞。天真说了什么,天真说:小高,天真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喔

    她的微笑仍是那么的纯洁,没有人可以拥有这种微笑,现在是,以后也是。直到她合上眼的时候,微笑依然。也许,对天真来说,可以死在小高的怀里,已经足够。

    不管遭遇了什么,不管怎样,她始终是属于小高的。

    书生冷哼着转身往门口跃去,他知道他已经错失了唯一的机会,所以他走,他相信只要他还活着,便一定会有下一个机会。

    只要他还活着。

    书生的身形停滞在门口,僵直,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因为一个出现在门外的男人。

    而男人的手掌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已经印上了书生的胸膛。书生直挺挺倒下,再无声息。男人面无表情,一步一步地走向抱着天真目光呆滞的小高,仿佛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

    暴风雨前的平静。

    男人停在小高前面几步之遥,一字一句地开口:小高,拿起你的剑。自刎吧!

    斩钉截铁的语气,勿容置疑!

    小剑走到木屋角落,拿起剑,离开,自始自终没有望站在门口的秦风一眼。小剑知道他应该说些什么的,他应该做一些解释。因为事情的真相只有他和床上的女人知道,秦风不知道。

    没有任何原因和理由,他只是不想说。

    跨出门口的瞬间,突然感觉风刺寒了许多。潮湿的空气似乎在酝酿着什么。也许,又会再下起雨。下起一场莫名悲戚的雨。

    小高有危险。背后传来的秦风的声音平静得就像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般。

    小剑一步未停。

    小高缓缓望向散发着杀意的男人,很清楚只要自己说个不字,眼前的男人便会把他撕裂,没有任何置疑的需要。因为天真原本是属于这个男人的。因为小高没有保护好天真。

    小高张开嘴,喃喃自语,像是要说给一个已经离去的人听般——

    不,我不能死。

    GMT ContentType: text;charsetUTF8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JSESSIONID94DA6CCABB0FC; Path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场戏

    人最不想见到便是自己所珍惜的东西,硬生生被摧毁在自己面前。

    小高是被凄惨的叫声惊醒的。

    他迷糊着睁开眼,随即虎目欲裂——

    被撕裂的布片,横七竖八,凌乱不堪的服饰隐约飘有糜烂及些许血腥的气息。

    娇小的天真没有丝缕遮羞的东西。粗壮的男人把她压着,抬起她挣扎着乱蹬的莲足,雪白而带着些许红润的肌肤肆意晃动,让壮汉发出更加快感的喘息。凄厉的惨叫声自天真的嘴里碎裂,无助的痛楚侵袭让她只能拼命挣扎拼命唤起内心最深处的寄托。

    小高——小高——天真好痛——好痛——!!小高——!!

    任何人在最需要被救助的时候,总会想到自己最需要的人。

    小高,你在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救天真。

    为什么。为什么——

    还是说,小高已经放弃了她。

    痛楚,麻木。知觉像是背叛的潮水,一波又一波。泪水模糊的视野只有摇晃的屋顶,还有那副令人恶心的面孔。即使她再天真,即使她再怎么祈求心上人的拯救。她也已经清楚自己失去了一些不该失去的东西。

    她失去了本该属于小高的一切。

    李勇猛然间从地上坐起。

    衣服凌乱的痕迹以及残留在鼻尖的清香,让他微醉的意识得到了清醒。缓缓四顾,伊人已空。衣角粘有的鲜红触目惊心。他瞳孔收缩着,望向不远处的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