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四十七章 初为女人之夜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他们來说这真的是对的吗

    你要说两个人相爱就能为所欲为似乎也不全是正确的就真的可以不顾一切不顾道义伦理不顾他人感受或者说即使他们真的决定了那么未來他们要面对的又将是什么

    小剑在沉默握着剑的手已因挣扎而苍白

    慕容燕也在沉默她微垂着俏脸迷人的剪水清眸有着什么在闪烁

    也不知道沉默了有多久

    兴许是一刻又或者过了很久很久

    慕容燕忽然开口道:小剑这个地方比你搭的屋子要好

    小剑怔了怔随即笑道:我搭的那个是狗窝能住就不错了怎能和这里比

    慕容燕道:我喜欢那里

    小剑愣住问道:为什么

    那里只有你和我

    现在这里也只有你和我

    慕容燕看着小剑平时冷漠的表情已无法在她脸上看见此刻的伊人温柔似水

    小剑看着慕容燕看着她眼眸中满满的温柔和情意目光忽然炽热起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温暖而澎湃的情动像是潮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剑突然想起了回杭州前的那夜下着大雨他和她躲在堪堪能够避雨的临时窝里急促的呼吸带给他们旖旎的情欲

    那时候他们近乎迷失

    那时候她制止了他

    她说不仅仅是因为她妹妹是他的妻子

    那么他呢对他來说他的妻子是她的妹妹

    也许她是在给他机会是在给他们彼此一个机会一个避免错误发生的机会又是一个在沉沦中拥有彼此的机会

    慕容燕是个思想很传统的女人

    她认定了一个人那么就一定会为那个人守身如玉也会心甘情愿为他奉献自己的身心即便她名义上是秦鹰的妻子但在她心里能够被自己接受的男人有且只有一个

    原本那天下雨的夜里她早就做好了准备离别已久的思念更是让她无法拒绝小剑的爱抚

    虽然她想到了慕容语珠知道这样做会对不起她妹妹但如果那时候小剑真的想要她一定会给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身子和贞节交给他

    她愿意为他勇敢面对即将到來的舆论压力也愿意为他勇敢面对自己的妹妹至于秦鹰至于她名义上的丈夫她从沒有放在心上

    她慕容燕永远都只有一个男人不需要任何人去帮她认定

    慕容燕直勾勾地看着小剑看着他带有些许意动和怜惜的双眼轻柔地笑了笑

    关上门吧小剑

    她轻声道闭花羞月的容颜微微泛起红晕

    你断然无法想像一个习惯了冷漠待人的冰山美人会流露出这般羞意

    小剑的身体悄然颤抖了下片刻后才转身慢慢地把木门关上拉好门栓

    小剑关好门后不敢转身

    这一刻只有沉默

    这一刻只有两人略显急促的呼吸声也许还有心跳的跃动声

    他们知道也很清楚他们已经沒有回头路在拴上这堵门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