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的江湖:第一百零四章 闲云浮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即使小高偶尔会问她:天真,你不是想学轻功吗?

    天真只是仰起俏脸,看着小高笑而不答,末了张开手扑进他的怀里,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抱着小高,紧紧抱着,似乎只要抱着他便什么都有了。

    小高对此只能表以无奈的苦笑。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抬起头问他:小高,你以后还会带着我飞吗?

    乐居酒楼。

    酒楼一如既往,不会因为多了两个人而有所变化。

    李勇和小蝉自然便是多出来的那两个人。

    他们现在住在酒楼里。小蝉当掌柜的副手,负责算帐,李勇则当杂工小二。

    其实李勇是不能不佩服小蝉的,又或者女人找活是比较简单的事吧,至少李勇带着小蝉走进乐居酒楼后,小蝉只是走了过去娇滴滴地说一声这里是不是需要帮手,然后便在掌柜的示意下,纤手搭上珠盘利索地摆弄了几下。

    李勇就顺便莫名其妙地当了杂工小二。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现在可以安安稳稳地住下来。放下手里的剑。

    李勇的剑现在就挂在房内的墙壁上,没有再被拿下。

    李勇没有,小蝉自然更不会去碰。

    至少小蝉更多的时候是想静静地看着李勇,然后问他今天累不累。

    李勇自然不会觉得累了,因为杀人的时候更累,杀人的心会累——

    只要是心累,做任何事情便都会累。

    也许现在,是他们在一起过得最开心的时候。酒楼打烊后,小蝉总会窝在李勇怀里,李勇则坐在房门前,一起抬头望。是星星,便不会是月亮。

    如此安逸的生活对他们来说自然是一直想要的。

    虽然李勇没有说,但是小蝉也还是留意到了经常会有人找他,而且找他的人都不是他的朋友,至少找他的人里面没有小蝉所认识的,比如浪子小剑,比如小高。

    小蝉没有问,她只知道要好好珍惜现在的一切——

    只要以前当过杀手,便始终都会是杀手。

    这是不会变的,变的只是时间。

    李勇却已经没有了时间。

    很多时候,时间都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它可以在你不经意间,狠狠给你一道伤疤。

    这个伤疤便可以一直延续到未来。

    还是和以往一样,秦风与雅淑安静地过着自己的生活。

    在他们眼里,没有什么是比他们在一起重要。他们可以安静地坐在木屋外,晒晒日光,看看月亮或者数数星星。秦风还是会绘画,雅淑会站在他身边默默看着,偶尔扬起一抹笑意,云淡风轻。

    也许在他们这些人里面,他们是最幸福的一对,因为他们有一个温馨的家。

    而家,在其他人看来,却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东西。

    有家的人和没有家的人,完全是两个境地。

    拥有的人始终都会比没有的人快乐,因为他们可以少考虑一样东西,一样至关重要的东西——

    哪怕只是一个形式上的归宿。

    慕容绝天是充满野心的,作为他弟子的何霄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不仅可以从何霄与慕容绝天秘密商议大事看出来,也可以从隐忍小高存在的事看得出来。何霄自始自终都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哪怕是慕容绝天,或许都还有着关于他的什么是不知道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