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绝宠狡狐三小姐:第17章 风华绝代!(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钟离洛一声令下,开始!凤宁儿恢复大家闺秀第一才女的模样,拱了拱手,姐姐期待妹妹给姐姐的第二次惊喜。

凤惜颜正眼瞧了瞧她,谁给你惊喜了?真逗。

凤宁儿听着台下噗嗤的笑声,尴尬无比的冷哼一声,开始了自己的作画。

一炷香灭,凤惜颜早早的便画完,不耐的等待着凤宁儿,台下的人期待着凤惜颜的画作,探头看都看不到。

也都埋怨的看着凤宁儿,凤宁儿不甘的握紧画笔,怨恨的画完了。

凤宁儿再次检查了一遍,眼神得意自信,三妹请。

凤惜颜也不想和她废话,手一呼啦,那画卷变呈现在人们眼前,顿时,武将全部沸腾!只见那画卷中,高处悬崖陡立,一名身着铠甲的将军站得笔直,风吹起他染血的披风,显得气势滔天!悬崖下,是千军万马,举着艳红的大旗似乎在高喝着!天气大部分阴沉,但是东方那抹破云而出的金色光芒预示了大战后胜利的象征!画卷的空白处,几行字让文武大臣皆是赞不绝口,‘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杀人亦有限,列国自有疆。

苟能制侵陵,岂在多杀伤!’先不说这对仗工整的诗的意思,就看这字!字迹不像寻常女子般娟秀,而是张扬狂傲,随心恣意!看了叫人有一种心潮澎湃之感。

文字的意思更让人折服!好一番独到的见解!配上这传神的画,简直是神来之作!众人看着座位上慵懒事不关己的女人,打心底里浮出敬佩之感!恐怕这钟离才女要让位咯!钟离才女呢?凤宁儿一脸惊讶之态,死死地捏住手中的画卷,脸上尽是不甘之态!而钟离洛完全无视了她,凤惜颜胜!众人看向凤宁儿,一脸嘲笑之意,凤宁儿心中怒火滔天,勉勉强强挤出一抹笑容,三妹,下一场开始吧。

凤惜颜打了个哈欠,挥了挥手,凤宁儿被她这种狂妄激怒了,挺直腰板,好,那我可要开始了!凤惜颜接过钟离卿夜的水,喝了一口,清了清嗓子,废话真特么多。

众人笑出声来,凤宁儿攥紧拳头,眼里是毫不掩饰的狠毒,冷笑一声凤家嫡女,脸厚废柴攀高枝!哗!众人一头冷汗!担心的看向凤惜颜,凤惜颜听了耸肩,你拿身份说事,可别怪我戳你痛处!相府庶出,肤浅无能垫脚石。

哗!众人齐鼓掌,卿夜王妃好样的!凤宁儿后退两步,脸色苍白,闭了闭眼,鹤舞楼头,玉笛弄残仙子月;文官瞪大双眼,那可是,可是,四国无解的对子!听到的人皆为凤惜颜提了口气。

凤翔台上,紫萧吹断美人风。

文官激动的站起身来,说不出话!以一种惊异的眼光看着凤惜颜。

凤宁儿脸色一白,湘竹含烟,腰下轻纱笼玳瑁;海棠经雨,脸边清泪湿胭脂。

三径萧疏,彭泽高凤怡五柳;六朝华贵,琅邪佳气种三槐。

凤惜颜根本就是秒对!每说一句话,就有几个文官站起来,满目激动之色,浑身颤抖的跟帕金斯似的。

凤宁儿再也骄傲不起来,蹬蹬蹬后退三步不,不,不可能,你这个废物,怎么可能,贱种自尊的羞辱,让凤宁儿胡言乱语,凤宁儿摇着头,满眼仇恨的盯着凤惜颜,凤惜颜翘着二郎腿,挑眉,摸了摸鼻子,老子帅的拉仇恨啊!众人:。

钟离洛眉眼一凛,大胆凤宁儿,圣前失仪,该当何罪!凤宁儿这才反应过来,脸色霎时惨白,臣女无心,皇上饶命!钟离洛声音沉稳平和,拉出去六十大板。

六十大板!?这是要将凤宁儿的腿打残啊!柳姨娘连忙跪在大殿中央磕头,凤惜颜打了个哈欠,打残之前,是不是要回忆一下之前的彩头?全场寂静,唯有柳姨娘母女的磕头声。

钟离洛笑了笑,没错,这一场,自然是儿媳妇胜!凤惜颜懒懒的看向凤宁儿,请。

全场噗嗤声响起,用这么客气的语气来说着一件并不客气的事,这得无耻到什么地步!凤宁儿满面苍白的扭曲,似乎是破釜沉舟般,挣脱柳姨娘,站直了身子,给你磕头?给你一个废物磕头?凭什么?凤惜颜,你凭什么让我下跪磕头!?本小姐怀着切磋之意与你比试,你却要让本小姐做出如此有辱之事,你可还是凤家人?可还是本小姐的妹妹!?众人也开始反思,这凤惜颜却有些过分!凤惜颜冷笑,凭什么?凭本王妃立下输了任你处置的彩头后凤宁儿你阴毒的眼睛!凭本王妃说出彩头后你毫不犹豫说的好!凭以前在相府大院你对我毒打辱骂苦苦相逼!凭我曾给你磕头跪地无数次凤宁儿你无动于衷!凤家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妹妹?你也配?有辱之事?这么说曾经的毒打毒骂是为我脸上贴金了!?所以凤宁儿,你少他妈的给老子鬼扯淡!全场压抑的静默,钟离卿夜浑身溢出滔天怒意,从来没有这么的想去杀一个人!众人看着凤惜颜云淡风轻的样子,实则背后是令人窒息的痛!似乎看到了她的过去,不满十岁的女孩,遭人讽刺打骂十几年,终于,十年磨一剑,出鞘,便是锋芒不摧!光芒不掩!凤宁儿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辩解的话没说出来,就感觉心口一凉,低头一看,一根银筷牢牢地穿体!伴随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痛意,嘴里不断涌出鲜血,凤宁儿忽地笑了,定定的看着钟离卿夜,凤惜颜你会。

比我彭!凤宁儿倒地,眼睛睁的老大,脸上还是死前扭曲的疯狂,凤惜颜回头看向出手的钟离卿夜,心里莫名的感觉升起,柳姨娘哇的一声扑了上去,在凤宁儿尸体旁痛哭,凤惜颜看向坐在对面的凤天擎,凤天擎一脸阴沉,并不是因为他爱的女儿死了,而是为钟离卿夜不顾他面子就杀凤宁儿而生气!凤惜颜冷笑一声,这就是父亲?虽然在现代并没有尝到过父爱,但是凤惜颜敢肯定,这绝壁不是父爱!凤惜颜蹙眉沉思,凤宁儿死前的那句话。

没等她继续想,钟离卿夜已经搂过她的腰,气势汹汹的走出了皇宫。

喂喂喂你干什么啊!从宫门口出来时的搂腰逐渐被某男气势汹汹的变成了公主抱,凤惜颜怒瞪着钟离卿夜,眼睛一剜一剜的,看的钟离卿夜直想笑,但他实在是笑不出来!钟离卿夜薄唇抿成一条线,脸色极黑,表情僵硬,眼里却是十分真实的心疼,疼吗?凤惜颜一愣,为这事这男人才脸色这么臭?心中暖流划过,虽然自己是穿越来的,但是自己当杀手训练的时候,受的伤,流的血,比原来的凤惜颜多了千倍百倍,疼?她从没想过。

一个杀手,随时随刻生病睡觉都有可能遇害,生死一线的时候她经历了无数次,一个被父母抛弃的孤儿,关心的话她从没有听过,这个男人,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感觉,就像是。

心缺了一角,终于找回来了,却迟迟不敢拼凑在一起疼吗?疼吗?疼吧。

吧嗒、吧嗒一滴滴眼泪连成串的划过脸颊,落到钟离卿夜的手上,钟离卿夜擦拭着凤惜颜的脸,紧紧地抱住,凤惜颜脸埋在钟离卿夜的脖颈间,闻着钟离卿夜身上淡淡的香,竟毫无戒备的睡着了夕阳西下,天边的一层昏黄渐渐消失,一抹轻轻的月牙映在天空,几朵浮云两两相依,两只黄鹂相歌相舞,两个人影缓缓离去,一个高大邪魅走的平稳,一个身材娇小睡的安详。

天书老者看向天边最后一抹残霞,叹了一口气,进度真特么的慢!这小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钟离洛拍着手,连连称赞,众人也是一番称赞!凤宁儿早被众人忘到十万八千里了!凤宁儿扭曲着脸,心中安慰着一定是出场顺序错了,一定要让凤惜颜先展示的好!钟离卿夜一把捞过凤惜颜,扫视一周,谁还敢看!?钟离洛看钟离卿夜这个样子,不禁更加开心,自己,终于做了一件让卿夜开心的事了!凤宁儿恢复那张笑意的脸,三妹恭喜,侥幸赢了二姐,二姐自愧不如。

侥幸?自愧不如?意思是,凤惜颜的运气比她好?众人心如明镜,鄙夷的看着凤宁儿,这比的是舞技,哪有运气之分?凤宁儿也猛然悟出道理,觉察到众人鄙夷的眼光,攥紧拳头,想来凤惜颜并不会让她难堪,可是,可能?如果二姐想证明本王妃到底是运气好,还是二姐你技不如人,大可比试第四场,毕竟事不过三嘛。

**裸的鄙视,**裸的挑衅,**裸的暗示!暗示她凤惜颜场场胜!凤宁儿指甲嵌入手掌之中,好,那么便比试第二场,作、画!几近咬牙切齿!众人经过凤惜颜的惊才艳艳后,被挑起了兴致,都盯着凤惜颜,渴望再一次的惊喜,然而都被钟离卿夜的一个个小刀子似的眼神逼了回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