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卿顾:第九十三章 遗世梦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君上希望殿下利用自己的异能去下界平复这场战事。君上还说,这是您最后的赎罪机会。

    他,让我去?青仪似乎轻轻地问了一句,不知是问殿外之人,亦或是问自己。

    对的!殿外的小仙暗自掐了自己一把,逼着自己装出一种悲悯的语气来,说话间也就不免带了些哭腔:殿下,您可知下界已经是如何的生灵涂炭了吗,蚩尤族的殿下也是一个拧性子,臣下实在是劝不住,有心无力啊

    赎罪?后面的话青仪似乎没有听进去一般,只是喃喃着重复着这两个字。

    青仪不由得笑了。果然是天庭之主呀!

    自己又何罪之有?

    生生死死,难道是她自己能做主的吗?

    好,我去。

    青仪绝美的脸上笑容逐渐扩大,不过是下去一趟,若是也怪不得她,怪不得她!

    踏出无妄海,那万丈的霞光几乎快要烧起来了一般,青仪微眯了眼睛。

    这样好的景色,以后该是看不到了吧她呆呆地驻足站了一会,险些便落下泪来。

    不过也都无妨了她散漫地想着,生死又何妨,不过是须臾岁月罢了。

    渊,我来了!就算是万劫不复,我也要来见你一面。青仪看着自己纤弱的手指慢慢掐进手掌中,血滴落到地上,竟有几分好看呢。

    青仪再看了一眼那昆仑镜中的情景,那个翩翩如玉的人已经长出短短的胡茬,一身雪白的战袍也已经血迹斑斑,那曾经给了她唯一温柔的双眸却坚毅如那日。

    青仪,等我!我定会找出解救你的办法的。

    一晃,几百年竟已过去了。

    等等。叶朝漓捧着茶杯,歪着头想了想,青仪是谁?

    便是青跋神女。顾九卿瞥了叶朝漓一眼,缓缓勾唇又笑了起来。

    帝女青跋没有说话,低下头轻啄上一小口,面上便显出几分缅怀的表情来。

    而叶朝漓学着她的样子慢慢悠悠、细细地品了一口手中的百味茶,还是没有半点味道呢?

    她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想着有机会一定要问问落落姐,为什么自己就是品不出这百味茶的滋味。

    而后她舔了舔唇角,不经意地出声道:然后呢,之后神女做什么了呢?

    两军交战,让一个姑娘下去做什么,这天帝倒真的是个糊涂蛋。

    怎么个收法?青跋像是顺猫儿的毛一样,一下一下抚摸着手上的大芒果。

    唔你手上的芒果,外加你的故事!惊蛰令在叶朝漓的荷包中疯狂地跳跃,叶朝漓哪里能不知晓它的意思呢?

    做生意嘛,有时候是要坐地起价的。

    一个故事,还要加一个芒种令,小丫头开的是黑店吧?她好笑地摇摇头,叶落教出来的小丫头厉害了呢。

    那能有你厉害哦,神女大大出手便是杀机,差点让小妖我命都没了,可不得收点利息嘛。叶朝漓很想翻白眼,但是形势比人强,只能酸溜溜地吐槽一句。

    我以为是那叛变的黑影子回来了呢,方从芒种令的冰封中解脱出来。她右边唇角一勾,带起一抹杀气,竟然能想的到用芒种令来压制我,云凉倒是比之前聪明了不少。

    看来青跋已经知晓了是谁在搞鬼,所以顾九卿就默默没再说话,静静看着叶朝漓嘴巴上得理不饶人。

    行吧,看在你们救了我的份儿上,我可以与你说道说道。她低头看了看大芒果,这个芒果看起来很好吃,我就自己留着了。

    叶朝漓:吃什么吃,不能吃!

    哼,几万万年寂寞了吧,还扯虎皮大旗。叶朝漓低声嘀咕了一句,抬起头来已经笑得如同三月的桃花,灼灼生辉。

    好的,神女大大,您请稍候。叶朝漓见旁边有一张灰不拉几的小桌子,也不讲究,纤手一挥,一整套茶具出现在石桌上。

    来来来,我们坐下聊,坐下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