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最强神射:第二百八十五章 锦衣卫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法正说出这番话之时,曹性整个人都瞠目结舌。

    这法正的眼光未免想的也太远了一些吧,竟然都想到了相互监督这种机制,不过若是仔细想想的话,也是其实,只要稍微有一点眼光的人,应该是可以看懂这一切的,只是古代受到那种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思想,实在是太过于隆重。

    所以对于这种建议无人敢提出,法正从曹性治国的方针中,确实看见了曹性与其他君主的不一样,故而才说出了这番话,不过他所说的这番话,倒是也给曹性提了一个醒,虽说曹性有心想改变封建社会,但是似乎还没有完全做到吧,法正的这一席话,倒是引起了他的深思。

    当即曹性拍板决定,既然法正有如此见识,那就先去车武的身边呆着吧,但是只给法正参谋的权力,却不给法正实际的权力,而对于这一点,法正也表示没有任何异议。

    就这样车武在法正的教导下,开始一步一步的学习用奸之术,法正直接将以前韩非子所提出的法术式,结合在一起,学习韩非子的用坚之道,所以说车武的进步也很快。没过多久,局面彻底的稳定了下来。甚至老对手许攸都非常好奇,他都在想这车武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车武的布置,他竟然开始找不到空子可专了。

    也正是因为法正的加入,所以使车武他的这个情报机构,基本上已经形成雏形,既然形成雏形,那么曹性就准备将其作为一个单独的系统来使用。

    那天车武也很高兴,准备询问曹性,要为他的机构命名何名,曹性只是想了一下便脱口而出,锦衣卫。

    车武和法正都是喃喃自语的念着这个名字,似乎想从中联想到什么,但是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最终法正只能说到这个名字还是挺威风的。

    曹性笑了笑,也没有过多的解释不过没过多久,曹性却是给锦衣卫弄出了一副飞鱼服绣春刀,从此之后,车武的锦衣卫,只用对曹性一人负责便可。

    如今许攸拿车武没有太大的办法,而曹性则是命令徐庶,什么都不要管了,直接对张合和高揽发动猛攻猛打,甚至他又从边云县掉了五千兵马,这一回轮到张合高揽有些犯难了,这徐庶也不知是抽了什么风,反正风一般的进攻,一旦张合高揽露出一点破绽,徐庶便是抓住机会,猛攻猛打绝不放过。

    无奈之下,张合高揽只能将这里的情报继续汇报给袁绍,不过袁绍的态度却是让曹性有那么一些吃不准,因为他并没有做出任何举动。

    既然袁绍没有任何表示,那么曹性也不管这么多,直接命令徐庶加班加点的进攻,这一回徐庶也是彻底的打疯了,直接把张合高揽打的节节败退,苦不堪言,甚至都有一种,要将张合高揽赶出常山郡的趋势了。

    不过也就在一个月之后,曹性终于知道,袁绍对于此事恐怕并不是无动于衷,而是另有安排,因为终于有人来找到曹性了,若只是说袁绍的人来找曹性,曹性大可不必理会,直接把他赶走,反正常山郡看样子都要落到他的手上了,何乐而不为?

    但是来找曹性的人,居然是曹操的手下,只见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文士,曹性问他姓甚名谁,只听他波澜不惊的回答道。

    曹郡守。我乃荀攸是也!

    听到此人的名字,曹性心中猛然一惊,这个荀攸,想当初曹性在颍川之时也想过,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颍川荀氏,把荀彧荀攸两叔侄招过来,只可惜天不遂人愿,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荀彧荀攸最终还是到了曹操那边。

    不过曹性却感觉这个荀攸是敌非友啊,所以他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份警惕,毕竟这个荀攸可是曹操前期的五大谋士之一,谋略不可觑。

    要是按照法正以前的脾气,估计他张口闭口就是,爷我要怎么怎么样。毕竟那个时候的法正年少轻狂,性子也有些远,什么事情都毫无顾忌。

    虽说如今的法正,似乎是消停了不少,说话也变得好听了许多,但是曹性也没有想到这个法正,竟然变得如此直接,一来就说了这么一番话,直击要害,他似乎是看出来了,曹性等人陷入了一个困局之中。

    看着法正如此直接,曹性也是呵呵的笑了两声,随后不咸不淡的问道:好啊,你说你要为我献上一兵一策,我倒要想听听是什么兵什么策!

    法正沉吟了片刻,像是在组织语言一般,随后说道:一兵是指奸!

    法正所说的奸也很简单,就是指的细作,看到这里曹性眼睛一眯,随后说道:你所谓的细作,我现在就在用,许攸也在用,所以你提出来的这个问题毫无意义!

    然而法正却是坚决的摇了摇头回答道:不,主公,许攸用出来的的确是细作,但是你用出来的却不是!

    周仓在旁边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有一种傻眼的感觉,这法正不是说要来面见主公,怎么结果一来尽说这些话,他想要出手阻止一下,然而却被曹性制止了,曹性点了点头示意法正继续说下去。

    细作,乃是打入敌军中的一颗棋子,在关键时候,这颗棋子必须发挥极大的作用,若是它只是单纯的用来打探情报,那么便不是细作,就如街上的商贩,只要他常年生活在这一代,对于周围之人的生活习惯都很了解,他便可以作为一个收集情报的来源,所以说主公你用出去的,并不叫细作!

    法正直接说出了他自己的一番见解,曹性听者听者,都有一些入迷的感觉,他直接让周仓把正在执勤的车武叫过来,车武在听了这一番理论之后,都有一种瞠目结舌的感觉。

    他看着曹性想要说些什么,然而曹性却是一摆手,示意他不用多说,虽说曹性是穿越者,但也不代表穿越者就是万能的。

    记得在前世之时,虽说曹性也看过很多关于古代战争的书籍,但是说真的,对于用间谍这一行,曹性还真的不是怎么在行,而法正却是说得头头是道,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术业有专攻吧。

    当法正讲完这一番话之后,面不改色的看着曹性,似乎是想要得到曹性的认可,不过曹性对此却是呵呵一笑,直接问了法正一句:你的意图应该很简单,是想接替车武的位置,从而让控情报机构吧!

    然而法正闻听此言,整个人心中一惊,连忙摆手说道:主公,你误会了,我绝没此意!只是如今我们被许攸压着打,我觉得是时候有必要改变一下这种现状呢!

    那你准备如何做!曹性再度问道。

    我可以从旁辅助,但是用细做也并非我的专长,所以这个位置我也做不了!

    曹性看了旁边的车武一眼,只见车武点的点头,并没有丝毫的忌讳。

    那你认为何人可以作为统领!曹性继续追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法正也是皱起了眉头,沉思了片刻之后说道:主公,请恕我直言,本来我认为以贾诩先生的沉稳,加上他的智谋,足以担任此重任,认识贾诩先生的性格却又是那种悠闲无比,与世无争的,我怕他担任此位置,恐不能尽心尽力,所以此人的选择有待商榷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