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征途:第7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顾悠充耳不闻,靠在房门上,看着他不停地洗菜切菜的。

    何昔今晚做的是鸳鸯火锅,只需要抄下辣锅底料,备齐食材涮料就行了。

    晚餐很快就绪,两人就着地毯席地而坐。

    何昔又忍不住吐槽:买个大餐桌,再买几张椅子好吗?每次来你家吃饭我都觉得自己像野人。

    顾悠敷衍地‘嗯’了一声,开始涮菜。她不吃辣锅,只吃清淡的东西。

    何昔再次忍不住问她:你小时候可是辣椒小公主,现在吃这么清淡,就为了保养皮肤?

    嗯。顾悠懒得跟他解释自己不是不能吃辣,而是不吃重油重辣的东西。

    何昔佩服,继续享用自己的美食,他健身的目的就是为了随心所欲地吃。

    有个事,我觉得告诉你一声。他嚼完嘴里的毛肚,开口道:你妈好像进医院了。

    顾悠夹着香菇的手连顿一下都没有,‘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何昔皱眉,看着她这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真是不理解:喂,我说顾悠,你能痛痛快快告诉我为什么吗?

    顾悠放下筷子,抬眼看着他,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就是累了。

    累什么了?

    顾悠摇摇头,说他:你这种非要知道个为什么的性格,需要改改。

    何昔气得脑子疼。想他何家小霸王,一路备受宠爱,谁不喜欢他。偏偏这死丫头总爱气他!

    不说拉倒,反正我告诉你了。他气呼呼地涮起牛肉,化愤怒为食量。不过虽然他面上没再提这事,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琢磨。

    四年前顾叔叔的葬礼一结束,顾悠当天夜里就离开了家。一件衣服也没带走,走得静悄悄。而且奇怪的是,她母亲和弟弟也丝毫没有要去找她的意思,顾家从此就跟没了她这个人似的。

    他问过顾伯母和顾墨,他们两人的口吻很一致,到现在都对顾悠的离开存着气,一副她多不孝,多邪恶的模样。他这个外人不便多说什么,但心里老觉得不对劲。可顾悠总保持沉默,他即使想弄清为什么,也只能是徒劳。

    来,喝点汤。顾悠支着条胳膊,替他盛了碗点汤。

    何昔接过汤碗,忍不住瞪她一眼:收买我?

    顾悠笑了笑,用眼神警告他闭嘴快喝。

    何昔做出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模样,故意翘起手指开始品汤。

    顾悠被他逗得笑出声来,眼睛弯弯的。

    何昔看着低头涮菜的她,神色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喜欢一个熟人是悲催的。进一步如同珠峰登顶,退一步则是万丈深渊。既不敢冒险,怕失去现有的关系,又不甘回归到纯粹的朋友关系,从此渐行渐远。

    八年前他对她表白过,结局非常惨烈。她哭着对他说了声谢谢,接着一连好几天都不理他。青春期的孩子总特别娇嫩,所以他恼羞成怒到,立刻远走异国他乡求学去了。

    直到几年后她父亲去世,他才又开始联系她。不过从那时候起,那颗喜欢她的心,也就一直被藏到了心底。而她则装作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没有过告白,也没有过决裂。

    你想过结婚吗?何昔假装无意地问她。

    顾悠点点头:要结的。

    何昔对这点倒是挺惊讶:这么多年见你一直单着,我还以为你是什么不婚主义者,决定为建筑事业奉献终身呢。

    顾悠微微扬了下眉毛,笑而不语。

    何昔倒是挺高兴她有结婚的打算,于是继续试探道:你不会还想过生孩子吧?以后做个贤妻良母什么的?

    孩子就算了。顾悠笑着摇了下头,慢慢地喝起汤来。

    何昔盯着她漂亮的额头,回味着她刚才这抹笑,总觉得这中间带着些别的什么东西,他没读懂。

    他张了张嘴,竟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怔愣之后也只好低头继续吃肉。不过说到底,对于她不是不婚主义者这点,他还是挺开心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