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坦之龙印神宗:第二十六章:变故(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由于泰坦盾防御力实在惊人,并且吸收了大部分重斧的伤害,凌耀尘并没有被一斧劈飞,而是躺在地上移动了数米后撞在碎石上才止住了继续移动的趋势,虽然龙印泰坦盾将吸收的键能注入到了凌耀尘体内,可这并不能治疗内伤,而吸御霸竟被这反弹的力量震飞起来,靠着运行键能才勉强落地站稳,陷入了帝人猿特有的震荡效果之中。

    冰河山脉外围的村子也已经陷入了战斗之中,突入其来的穹苍殿军队包围了此处,吴奥和易水寒与玄天鹿一族还有其他符兵兽强者联手对抗这些士兵。穹苍殿的士兵普遍只有一介武器大师左右的实力,但胜在数量庞大,一时间双方也陷入了僵局。

    穹苍殿怎么把这么多军队在短时间内弄到极北森林的?

    冰河山脉主峰底部,能够看见冰河山脉入口处的一切,前方足有一个盟的兵力向冰河山脉袭来,一个普通士兵盟的兵力大概有一万人左右,并且头目至少都是武器宗师的实力,自己这边被御雪牵制着,无法抽身前去支援,玄天鹿组人还有吴奥能抵挡的住吗?

    而就在此刻,御雪看出吴正心有所思,没有专注,趁机使出灭地一式偷袭吴正,吴正猝不及防,腰部瞬间被穹苍雪斧锋刃刮伤,随即,御雪立马上前,一拳哄至吴正胸前,只见吴正瞬间倒飞而出,栽进后方冰河山主峰底部雪堆里。

    见到战局突然出现变故,穆宗也分开一丝注意力关注吴正,结果也被御银和御火两人抓住机会,使用那蓄满键能但是没有机会释放的灭沧海一式狠狠的劈向穆宗,御银对穹苍灭的领悟已经达到五成,其威力自然远超御霸,穆宗猝不及防,被一道巨大闪电直接劈落至地面,口吐鲜血。

    战局瞬间扭转,鹿玄见两人受伤落地,自己若要以一敌四,唯有燃烧自己的源键能,使出传自祖上的功法玄天绝方才能够勉强一战。

    这玄天鹿在燃烧自己的生命!

    御银立马反应过来,一个天兵初级的强者燃烧生命所释放的绝招连一般九阶天兵都招架不住,可想而知,这威力有多么恐怖。

    突然,天空中飘落的的雪花骤然停止,宛如时间被凝固一般,御银四人不敢轻举妄动,在不了解对方绝招的情况下,先出手对半会吃亏。

    只见鹿玄悬浮在空中,神情已经不似刚才那班慌张,竟然闭上了眼睛,雪白色长发随风飞舞,脸上面纱被风吹落,露出那倾国倾城的容貌,其姿色绝不在重明凤清之下,御银四人的眼神瞬间流露出一抹贪婪,若她不是符兵兽,迷倒千千万万才子的绝代佳人吧。

    当她缓缓吸入一口气,御银四人瞬间被铺天盖地的湛蓝色冰柱包围,周围本已经十方寒冷的空气瞬间急剧下降,飞雪猛然汇聚在御银四人上方,一股无形的能量瞬间在鹿玄身前聚集。

    不好,那是玄天极冰,立马制住她。

    四人齐上,各自释放自己的剑决,欲阻止鹿玄。可是时间已晚,鹿玄缓缓吐出一口气,巨大的风浪向御银四人席卷而去,而四人正好装上风口,一时间只得倒退,催动键能抵挡,在键能表面竟结出一层厚厚的冰甲,而这风速之快,竟能够割破天兵级别强者的皮肤,就连地面也被劲风挂的伤痕累累,一个巨大深坑正在逐渐形成,还没有等四人回过神,聚集在他们头顶的玄天极冰瞬间汇聚成无数把蓝色冰剑,向下电射而出。

    此招正是玄天绝第一式,凛风绝息。

    坚持一会,这玄天鹿源键能有限有限,她无法持续施展强大剑决的。

    随着万道长剑刺向御银四人,整个冰河山脉都开始震荡起来,积雪瞬间土崩瓦解,宛如脱缰野马般朝山下奔去,吴奥一行人还有那穹苍殿一个盟的士兵都将面临生死危机。

    修为较弱的御风瞬间被无数冰剑刺伤,还好一旁修为较高的御银释放灭沧海一式,用闪电强行抵挡剑海,但仍然无法招架。

    既然你们穹苍殿要毁我玄天鹿一族基业,那么我们便玉石俱焚!

    随即,鹿玄再度燃烧源键能,使出那玄天绝第二式,天涯无雪。

    可就在她催动源键能准备再度释放玄天决的时候,一把利刃突然从她腹部穿透,玄天决所致的强大键能压力和凝固的空气立马土崩瓦解,一切恢复了正常,唯有一位绝代佳人从空中掉落,重重摔在地上,生死未卜。

    这一切,躺在地上的穆宗都看在眼里,御风趁鹿玄燃烧源键能过度,神智已经不清醒,一个闪身绕至鹿玄背后,一刀刺入。

    御风,干的漂亮,留这畜生一口气,别让她死了!

    御银吩咐道。御风则将一股键能注入鹿玄体内,强行吊住她的性命。

    吴正,这就是和我穹苍殿作对的下场,一切都在我们计划之内,你们毫无胜算。

    御银嘲讽着吴正,此刻,大局已定,御银示意御火到山顶去看看情况。

    而就在此时,一个身披白色长衣,头戴白色长冒的人不知和时出现在御风面前,御风的瞳孔瞬间收缩,就在下一瞬,他已经被哄飞嵌入至山壁之中。

    御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此人的键能波动极其强烈,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而自己经过刚才一番战斗,键能已经不足巅峰状态的无成。

    不知阁下乃是何方势力之人,还望不要插手我穹苍殿之事。

    眼下,御银只有以穹苍殿的威名震慑,否则一旦打起来,己方必败无疑。

    说着,御霸正准备动手强行撕开花蕾,夺取冰河存天露,凌耀尘见御霸图谋不轨,条件反射般虚空一掷,一个土黄色盾牌瞬间成形,并向御霸飞去。

    御霸徒手接盾,谁知这拿上去本来没有任何重量的盾牌在别人手中竟如山岳般沉重,御霸瞬间被哄至悬崖边上,差点跌落山底。

    凌耀尘!动作快点,你最多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取露水。

    山下,穆宗大吼道,他故意留出半个小时的裂甲符增幅时间用来保护众人安全离开。

    还想逃跑,真是笑话,这冰河山脉已经被我穹苍殿包围,这冰河山脉花,还有那野鹿,都是我的,如今先解决你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