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兵坦之龙印神宗:第二十七章:取露(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少主,快随我离开!

    御火抱起御霸,向山下飞去,可他却看见一旁躺在地上的凌耀尘,于是在降落的过程中,顺手挥舞手中穹苍火斧,一道穹苍火斧的虚影向凌耀尘飞去,想顺便击杀凌耀尘。

    可谁知,凌耀尘手中龙印剑竟自行飞出抵挡这一波攻势,然后自行发出一道平行于平台水平面的巨大金色剑影,霎时间,铺天盖地的键能向御火笼罩而去,天空中的浮云也好似被这一剑刺穿,露出一道剑痕,剑痕长度一直延伸到天边,其键能强度已经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御火本能的召唤出一块足有四道循环法阵的碧绿色兵符,键能注入,化作一道屏障,可是屏障竟在刚接触金色剑影便被击碎,御火只好将身形反转,将御霸推至平台水平面之下,暂时保证他的安全,而自己的背部还有一部分暴露在平台水平面之上,于是他唤出兵魂穹苍火斧,挡在剑影的必经之路上,欲阻止其攻势,剑影袭来,直接击碎了穹苍火斧,并直接从下到上的击碎了御火的脊柱。御火瞬间失去了知觉,但仍却紧紧抱住御霸,向山底坠去,撒下一阵血雨。而一旁浮空的龙印剑已经完全变了模样,龙头剑柄,散发金色流光的剑身,正是传说中的十方神兵之一,圣灵龙。

    主峰底部,白衣神秘人缓缓上前扶起穆宗,吴正两人,丝毫没有理会御银所说之话。

    多谢兄弟前来相助。

    白衣神秘人微微点了点头,左手一挥,键能竟然化作一道剑影,直接将御银三人重伤吐血,可白衣神秘人并没有上前灭口,而是立马朝冰河山脉边缘的村庄飞去。

    此时,浴火连同御霸一起栽入了地面的积雪之中,见御火背部一道凹槽,脊椎已经不复存在,生死未卜,御霸昏迷,御银忍着伤势,大声吼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们穹苍殿定会铭记在心,他日再来好好算账。

    随后,御银四人使用兵符召唤出传送空间,然后消失不见。

    吴正立马跑到鹿玄身边,拔出她腹部匕首,用键能封住流血的伤口,并帮她调整体内键能的运转。

    穆宗突然想起山顶的凌耀尘,不知他现在情况如何,刚才御火上去带走了御霸,顺手击杀凌耀尘肯定是他们穹苍殿的作风,要是凌耀尘有什么闪失,自己回去如何向冥浩霆交代?

    越想越害怕,可就在此时穆宗和吴正已经被悄然传送到冰河山脉外围的村子里,见铺天盖地的积雪袭来,两人立马催动键能,形成一个防护罩,将众人笼罩在其中,吴奥等人才逃离了此次劫难。

    山脉底部的凌耀尘,键能强度已经达到了无法探测的程度,而凌耀尘的眼睛也甚是奇怪,没有眼珠,而是一片苍白色。正是白帝暂时控制着凌耀尘。

    鹿玄,你时日无多,给你两个选择:一,死在这里,然后成为我的符印;二,自愿成为我的符印。

    此话一出,鹿玄的眼神立马变得奇怪起来,这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孩子,刚才还如此镇定从容,而实则是一头野兽。

    哈哈哈,没想到,六位天兵级别的强者,竟被你一个十来岁的小孩玩得团团转,实在是佩服。

    鹿玄此时才恍然大悟,一切都是这个凌耀尘,准确的说是白帝设下的局。而此时自己重伤在身,也只能任人宰割

    我本来是想独自前来,直接取你性命,这样谁也不会知道,可谁知跟来了一系列的人。以穹苍殿的尿性,肯定会派人前来支援,而你们也会大打出手,而那个神秘白衣人,修为已经达到天兵巅峰,无论在哪都是顶级强者,而我早就感受到他一直跟在我身边,一位顶级强者竟愿意屈尊一直在暗处跟随我这个武器宗师修为的人,但从未出手攻击,于是我赌上一把,他站在我们一方,果不其然,我故意安排吴奥一行人住在山脚,就是为了以雪崩将至,逼他不得不腾手解救山下众人,最后,两位长老失去战斗力,你已经濒临死亡,什么冰河存天花,玄天巨鹿,一切都手到擒来。

    白帝缓缓的将这一切道来,鹿玄听后暗自赞叹。

    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得不从,但我还有一个问题,我能感受到你绝非凌耀尘本人,而你这样帮助他,或者说控制他,又有何意图?

    我们只是相互帮助而已,我帮他,他帮我,而后,我即将重建一个消失千年的古老宗门,你若祝我一臂之力,日后定你玄天鹿一族的一席之地。

    凌耀尘本人漫步在白帝的梦境花园中,这种情况已经不是头一次在凌耀尘身上出现了,随意抚摸花草,凌耀尘竟发现,这些花草只是投影,根本没有实体。

    凌耀尘并没有在意,以白帝那通天实力,制造一个理想中的完美花园来休息也只是翻一翻手掌的事。

    而在花园深处,竟有另外一座奇异雕像,和上次对战帝人猿的时候自己在花园另一边所看见的雕像一模一样,但其上的三个刻印凹槽却不一样,一个是七颗星星,组成一个勺子的形状,散发紫金色光芒,一个是一根头部有宝石悬空的法杖,法杖似乎由两根绳子盘绕而成,中间悬浮的宝石似乎带有刺,散发七彩光芒,最后一个便是一头似龙似鱼的异兽,散发蔚蓝色光芒。

    难道这些凹槽和什么有关系?要是我将相应的东西放入凹槽,会出现什么?这到底有什么作用?

    一系列的问题出现在凌耀尘脑海中,白帝的出现却是突兀,可他对自己却是真心实意,这一点凌耀尘能够感觉得到,但这个花园着实让凌耀尘感到怪异,这一系列的奇异雕像,还有这看似一片生机的花园,却给人一种不安。

    凌耀尘回过神,前往自己上次见到的那座奇异雕像处,可是雕像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甚是诡异。

    于是凌耀尘绕着花园外围寻找,终于,在他行走了将近半圈后,找到了上次那个神秘雕像。

    难道这雕像还会自己走路?

    还没等凌耀尘多想,已经被传送回了现世,见到凌耀尘眼眸恢复正常,鹿玄紧张的神情终于恢复正常,向凌耀尘莞尔一笑。

    见到没有遮掩面庞的鹿玄,那种孤高而不可方物的感觉,凌耀尘的眼神瞬间呆滞,随后立马恢复正常,因为他心中,早已有一道不可磨灭的身影。

    开始融合符印吧!

    鹿玄也看出了凌耀尘这一丝呆滞,没有多说,立马化作一个蓝色圆形符印,符印上正是一头玄天鹿的头像,龙印剑也顺势飞出,比起上一次融合帝人猿狂暴力量的符印,此次融合玄天鹿的符印显然顺利了不少,没有强大斥力排斥,一切都是那么和谐。

    同一时间,主峰顶部的平台上,凌耀尘躺在地上喘着粗气,已经没有力气再度站起,而另一边的御霸稍作调整后勉强从震荡效果中解脱,勉强能够站起。

    为什么,为什么,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能够和我拼的不相上下?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