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血帝:第328章 风疾秦殇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可以说在他的身上充满了矛盾和奇怪的一切。以前殷昊的印象,洛宁是一个有些懦弱不善言辞的人。但后来的一些情况表明,他一直在装!

    这就让殷昊对这个妻侄的好奇心更强了。不过以前都没有机会两人见面。现在既然洛宁就在巫州。他倒是想见一见。

    你安排一下,朕想去见见他。殷昊笑着对靳池说道。

    靳池原本是建议殷昊对洛宁采取一些手段的。敌国的皇帝竟然微服到了他们的控制区。如果能够抓住洛宁也许可以想办法逼迫洛国投降,即便不行在洛国内部造成一些混乱也是不错的。可没想到殷昊却提出来要去见洛宁。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应道:臣立刻安排将洛宁抓来。

    胡闹!谁说要抓他了?殷昊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朕是说安排一下,朕要去宣宁阁吃饭。

    靳池看着殷昊啊了一声,随即赶紧去准备了。

    巫州毕竟是新占之地,城中至今还有袭击巡逻队和密谋刺杀军政官员的事件生。殷昊所居的行宫,戒备也比寻常要严许多。殷昊要去宣宁阁,而且是微服出巡。这就忙坏了身边人了。

    靳统领,这洛宁既然在城里,我们把他抓来不就行了吗?陛下干嘛要微服去见他呢?侯轩是第一个反对殷昊微服出巡的。他身为景南总督,对于这里生的一切都需负责。万一殷昊出现意外,他可担不起那个责任。

    侯轩的担心,靳池同样也有。虽然他知道以殷昊的实力,寻常的刺杀都是没用的。但就算是出现刺杀未遂,对于帝国的统治来说,也是件非常不利的事情。但殷昊明确说明了。他就是要去酒楼吃个饭,和洛宁见见面而已。不许他们大动干戈。

    所以他听到侯轩这么说随即摇了摇头道:总督大人,我也是没办法啊!陛下要求不许扰民,对于宣宁阁大酒店必须保护

    既然是殷昊的旨意,他们也没别的办法。只能提前做好各种应变准备。两天后,殷昊中午的时候,轻车简从只带着靳池一人,走进了宣宁阁大酒楼的大堂。

    客官!您几位?一个机灵的伙计看到殷昊进门立刻迎了上来。从殷昊身上的穿戴来看,伙计一下就看出这是一位贵客。

    靳池上前半步恰巧挡在了伙计和殷昊之间。他冷冷地说道:伙计!找一间清净的雅座,把掌柜地找来!

    伙计一听愣了愣,但随即就将他们两人带到了后院一座雅阁之上。安排妥当之后,伙计就退了出去,没一会儿,掌柜的被他找了来。

    掌柜的!我要点两个菜,一个是叫化鸡,一个是家常红烧肉。一定要最正宗的!不正宗,我可不付钱!殷昊一开始还笑意盈盈地,可说道后面却说了一句狠话。

    掌柜地听到殷昊点的两个菜,有意识地看了看他。这两道菜都是寻常的菜式,虽说宣宁阁大酒楼对于这两道菜有烹制秘法,和外边的酒楼饭店味道自然是不同的。可这两道菜并没什么稀奇的。这位贵客,衣着华丽素雅,言谈中露出一股淡淡的威严。显然并非凡人,可他说的这话,却有些欺人了

    想到这里,掌柜的觉得很可能殷昊是别家来找茬的。这种事也不是没生过。他随即命后厨一定要心做这两道菜。

    可即便是后厨换了两个师傅,做了好几遍,就连主厨都出面做过了。殷昊每次都是轻轻尝一口或者索性就只是看一眼,就摇头说不对。

    客官!你要是来吃饭,我们欢迎,若是你要来捣乱,那就只能说请了宣宁阁大酒楼不伺候您了!掌柜的被殷昊这么一搞也有些火大了,说话很是强硬。一般的客人,就算是再刁难捣乱,他都不会这么说。可好歹这宣宁阁大酒楼那背后可是有着皇家酒楼的雅号的。总不能被人看轻了吧!

    我父亲曾经告诉我,他当年在原都与洛都分别吃过你们老板做的这两道菜。如果你们老板在的话,那就请他给我依样做一遍吧!殷昊淡然地说了一句。

    这掌柜的听他这么一说有些糊涂了。这宣宁阁大酒楼的巫州分号的老板挂得是前秦吏部侍郎次子的章诘的名。这位章二公子画画吟诗那是一绝,在秦国也算是有名的诗画名家。可要说做饭烹饪,那是完全不懂的。

    他想了想还是立刻去禀报章二公子。

    我看他应该是来找我的!章二公子正和洛宁一起喝酒呢,洛宁听了这话立刻笑着说道。

    洛宁和萱儿都是经历过当年洛都城破的腥风血雨的。说但这次他们在巫州,看着城破之后东皇帝入城,仅仅只是大半日的时间,城中的一切都安定了下来。他们印象最深的是帝的军纪。虽然是占领军,城中还有很多零星的反抗。但是对于普通百姓,帝的军纪那是非常之严明的。

    不论是他们这些酒店商铺,还是街头贩。帝的军人买东西,全部是照价付钱。很少会出现吃霸王餐,买东西不付钱的情况。帝中还有一支专门纠察风纪的队伍。被那些普通的帝人称之为寒衣尉。这些身穿黑盔黑甲黑大氅的军人,一般都是十人一队,沿街巡视。民间的治安他们虽然也管,但更主要的是纠察军士风纪。前些日子,洛宁就亲眼看见两个喝醉了酒的士兵由于衣衫不整被这些寒衣尉抓到,当街扒了上衣,挨了顿鞭子。

    原本打算等安定下来之后,立刻离开这里的洛宁改了主意。他打算就近观察一下这东皇帝国治下的巫州到底会生些什么变化。

    秦王明投降之后,被殷昊下旨圈禁在秦王陵为历代先王守陵。巫州的王宫也被殷昊暂时作为他的行宫。

    灭秦之后,最要的任务就是稳定地方实行新政!水易寒那边我已经去信让他从景原书院中抽调一批秦人士子南下。很快他们就会到的。殷昊听着被封为景南总督的侯轩禀报完新占领地区的情况后。他说了一下自己的安排。

    当初水易寒在景州时就开办了一个型的书院,招收各地贫寒士子学习军政实务。如今这个书院迁到原州之后,正式定名为景原书院。东皇帝国辖地内的基层郡县官员中有不少年轻人都是来自这个书院的。而且殷昊还下旨,在任官员也必须轮番抽调进入景南书院培训后才可升迁。

    现如今这景南书院已经成了东皇帝国官员的必修之地了。很多官员在升迁之前都会被调入书院进行短期培训。而且这景原书院并不是以儒、法等各家学说为主的。景原书院讲授的课程大多为军政实务,学子们还有机会进入各级官衙见习。

    这种制度的出现为东皇帝国准备了大批的年轻后备官员。最主要的是这些年轻学子大多来自各国民间。这是殷昊有意识安排的,这样的一个书院在培养后备官员的时候,也是在为将来占领各地做准备呢。

    如今景原书院和司马府下属的志远堂,已经成了东皇帝政两系后备官员的培养机构。只不过志远堂的历史要久一点。不过志远堂的入学条件比较苛刻,只在东皇帝内选拔,成绩优异的下级军官才有可能进入志远堂。由于志远堂名义上的堂主是殷昊本人,如今帝内将所有志远堂的毕业生称为羽林郎,那意思就是这是圣皇陛下的天子门生。由此可见,一旦能够从志远堂毕业,那就意味这这位年轻将领的前途无量了。

    拿下了秦国之后,殷昊下旨在秦国故地设立景南道,任命侯轩为景南总督。这个道,是个临时机构。而总督则是道的最高军政脑。按照殷昊的旨意,景南道的设置期限为五年。五年之后将撤销景南道和景南总督,将所有郡县交由中书省直辖。

    殷昊严令各军务必谨守防线,不得与其他各方势力生冲突。他的打算就是在秦国实行新政,巩固统治。要达成这个目的先就必须在巫州率先推行。如今巫州的情况汇总上来还算不错。民间对于东皇帝国的新政还是很支持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