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神剑:第十章:墙壁里的女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南宫悦一掌挥了过去,车子突然又不见了。那女人也不见了不带一丝痕迹,似乎这辆车从来就没出现过,又是幻觉吗

    南宫悦泄气的说:我没心情吃饭了,好恶心啊。小敏脸色苍白的点点头,我也不想吃了。

    四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回学校,反正不管在哪里都一样,虽然今天放假!但学校还有许多学生,有个什么事也许大家能互相照应。

    到学校门口时,南宫悦突然跟小敏说:你先上去,我去买些方便面,我可不想晚上肚子饿下来吃饭。小敏点了点头:快去快回。

    小敏一人回到宿舍,却发现宿舍的门是锁着的,心想:难道她们都出去了

    这样一想,心里的恐惧感越深,只希望悦快点回来,小敏顿时觉得背后吹过一阵寒风,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快速的打开宿舍的门,厕所的灯既然是开着的,里面传出水的声音。

    这时,小敏心里害怕极了。这不可能啊,虽然宿舍的门是里面外面都可以锁的。但是如果有人先回来了,那人在里面怎么外面也被上锁了。越想越恐惧,小敏把心提了起来大喊:谁在厕所呀!

    依然是水的声音,厕所的门关的紧紧的。里面有人是肯定的,可是并没有回答小敏。

    小敏再一次喊道:谁在厕所啊,回答我啊

    厕所里的女人凄凉一笑:我全身是血,来洗个澡。

    是欣月的声音,小敏吓的跑出宿舍。撞到了刚买好方便面上来的南宫悦。

    小敏抓着南宫悦的手紧张的说:厕所,欣月在厕所

    南宫悦皱着眉头往宿舍里面一看说:没有啊,厕所没人啊,你看你脚上都是水

    小敏疑惑的转过头看到厕所的灯又关了,厕所的门是开的。根本没人,再看看自己的脚,确实都是湿的。

    想到刚刚的一切,心里仍旧毛毛的。悦,我刚刚根本没去厕所,脚上怎么会有水?

    南宫悦笑着安慰她说:别害怕,我们进去看看吧,不是还有我嘛?小敏点了点头跟南宫悦一起进去。

    南宫悦为了让小敏安心便说:厕所真的没有什么,不然我进给你看。

    小敏听到声音立马跑了进去,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一切,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鬼贴在墙上,头发拖到南宫悦的脚底那么长。那女鬼一直贴在哪里一动不动的。南宫悦马上拿起手机给欧阳凌打了个电话。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欧阳凌顺着水龙管爬了上来,跑到厕所!!看到小敏和南宫悦已昏迷过去,墙上的女鬼已消失不见。欧阳凌把她们两个给拍醒

    南宫悦醒了过来,但全身一直发抖不停。小敏一面泪水的说:她一直看着我们,但是我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每寸皮肤都在燃烧着,很疼。慢慢的我感觉到自己完全融化了变成一滩血

    欧阳凌想了想说:你们在这里坐一下,我去厕所看看进了厕所,欧阳凌用异能穿透墙壁看了一下,没错。里面确实有一个女子,似乎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了。

    欧阳凌轻咳一声:出来吧,我知道你在的,也许我可以帮你。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应该是死前被人封在这面墙壁里面,导致你无法投胎重新做人

    你真的会帮我吗女子回应着。

    如果我帮得了你,就一定会帮你,但是你必须跟我说你为什么会被封在里面

    女子讽刺一笑:我恨那个男人,让我恶心的男人。三十年前,这里还是杨家宅子的时候,那时我是杨家的丫鬟。杨家老爷对下人都很好,我在那工作也感觉很快乐。有一天,二少爷在大厅见到我,兴许觉得我讨人喜欢吧!便跟杨老爷要了我,老爷也答应了。从那时候起,我便是二少爷的贴身丫鬟。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他既然是那样的禽兽不如,几乎每天晚上都假意让我去守夜,实际上到半夜就会拉我进房间,然后对我动手动脚,我想喊救命,可是他却威胁我。那时候我母亲卧病在床,我不能没有那份工作。只好忍气吞声继续每天被他无止境的羞辱,他说过。如果我把事情告诉杨老爷,他会让我生不如死迫于无奈,我只好继续过着狗一样的生活,那个男人。他根本就是一变态

    每次都是把我弄得全身青一块紫一块。有几次我甚至路都走不了,我恨他入骨。那天,他喝醉了,又把我叫进房间。他喝醉的时候更像一只禽兽了。我不从,他就死我,往死里打最后我终于带这股怨恨离开了那个令我恶心的世界我死了之后,他怕被人发现,别法将我的尸体扔到外面。便弄来些水泥,把我封在这墙壁里。我本来以为我终于可以报仇了,没想到!别人抢先我一步血洗了杨家哈哈!我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心里真的舒畅得很。可是杨家被修建成学校的时候。那个法师却说,这面墙壁不能拆,阴气太重了,结果还多加了一层水泥

    欧阳凌摇了摇头:一切都是因为杨家二少爷,他到底还做了多少这样伤天害理的事啊

    也许,杨家人最后有那样的下场,全是二少爷做的孽啊不过,你刚刚为什么要吓我朋友呢?

    女子终于显身了,不过还是贴在墙壁上。抱歉,虽然我恨那个男人,可是他现在也死了。或许他现在也不好过。魔尊一定不会放过他的吧,我现在只想去投胎,我受不了一直贴在墙上的感觉了。她们个个都怕我,没办法,我只好引你出来了

    欧阳凌仍然疑问:就算吓她们是为了引我出来,那为什么她们会全身痛得厉害?

    这我就不知道了,这间宿舍本来就不止我一个鬼,还有一个应该是前几日才死的。

    【那我应该怎么帮你?】你把这面墙壁打破,然后把我的骨灰拿出来。去陵阳寺跟法师一起帮助我超生就可以!

    欧阳凌点了点头:好,我去跟生活老师说一下,保证会让你去投胎的。

    女子慌乱摇了摇头说:你不能去找那个生活老师,她已经是魔界的人了,你只要准备个锤子,水泥就好。

    欧阳凌心里大大吃惊了一下:看来,魔界是想把学校一起控制了。看来自己有必要去会会那个生活老师,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先帮助她投胎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