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影神剑:第七十八章:杨二少爷的怨气(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杨二少爷一听,咬了咬唇说:好吧!你说,到底是什么诅咒那么厉害!

    道士点了点头说:这个诅咒叫血之咒需要用二少爷的生辰八字,加上本道士的法术炼狱七七四十九天。到时候,这个女鬼将永远被你控制着。但是,这个诅咒是有一定的风险的。如果把握得不好,本道士可能成为废人,所以说。杨二少爷加了价钱也绝不吃亏的!就算本道士拼了一生的道行,也会完成这个诅咒的。

    之后,杨二少爷便把生辰八字告诉了道士。然后离开了道士府!

    从那以后,我便被那个道士往地狱的深渊里折磨着。直到我精疲力竭,完全没有了知觉,那时候。我心里很明白,诅咒成功了。而我将永远受至于杨二少爷,永远做个傀儡!

    他把我困在他的灵魂里面,只要一念咒,我就会现身。然后又是永无止境的折磨——

    直到有一天,我在他的灵魂里面突然感觉他也死了!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我完全没有感觉,只知道。从他死后,他便没有召唤我出来。而我的灵魂跟他的灵魂是缠在一起,我只能感觉到,他好像也不好过,也许。这就是恶有恶报吧!

    可是,前阵子。他的灵魂突然瞬间爆发,而且还隐藏着强大的力量与怨气。我能感觉到,他变得更可怕了,似乎带着毁天灭地的能力。突然间,他把我的灵魂扔到这里,之后再也没有召唤我,只是。同时我也出不去!

    他依然控制着我,因为那个可怕的诅咒,只要他的灵魂还存在着,我就永远受他控制。就算等到他灵魂被毁灭的一天,我还是依然无法投胎!

    欧阳凌完全一副听故事的感觉在听着,可是。心里的震撼却无数次在心头翻滚着,原来,随着魔尊的元气大伤之后,被关在魔界的杨二少爷因为怨气太深瞬间爆发出来。

    出了魔界,他又回到学校。看来,他的怨气已经积累很久了。语燕被他诅咒被灵魂里,他从来没有说出来。也许,杨二少爷的恨并不比魔尊少,他就是不说出来。宁愿天天被魔尊折磨,他也绝不说出语燕被关在他灵魂里面的事。他想让魔尊生生世世不能跟语燕重逢。

    怪不得那男人会这么喜欢玩弄学校的女学生,原来是他!杨二少爷,生前就喜欢玩女人,死后还是改不了这习惯,再这样下去。学校的女学生就危险了!不行,一定要阻止他!他现在只是一个死了很久的鬼,跟人类在一起的话,会把人类身上的气息全部吸光的!

    闻言,欧阳凌冷笑道:什么叫不要去妨碍他?呵呵,难道你想让那些无辜的女孩最后跟你一样的下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这女人跟旧大楼的神秘人肯定有一段过往。而且,那段过往绝对不简单。那个喜欢玩弄女学生的男人。肯定曾经对这女人做了让人难以想象的事,才会让这女人提到他就如此得惧怕。

    话落,隐藏在黑暗中的女子明显一愣,脑子里瞬间涌入几乎已经被岁月所冲淡的记忆。这些记忆,她几十年来从来都不敢去想,也不敢去触碰。她怕,她非常害怕再去面对那些可怕的回忆。那些只会让她感到恶心与羞耻的记忆!

    可是,如果她什么都不说,是不是会有更多的女孩跟她一样?呵呵。不会的,或许。她们会被狠狠的践踏,会承受着永无止境的耻辱与羞耻。但是这些跟她所经历的痛苦比起来。她们那些根本不算什么——

    那个龌龊的男人,还是跟以前一样。喜欢玩弄女人,践踏女人。对他来说,女人就是他跨下的玩物。玩腻了就丢了,玩不到的。就直接杀了——

    女子的沉默让欧阳凌有些不耐烦,低吼道:你还是不肯说嘛?那算了,我直接去找他好了!虽然我没有完全的把握能对付他,但是我相信。邪永远不能胜正——

    话毕,欧阳凌抬脚正要往楼道口下去。

    女子微微一怔,急喊道:等一下,你不能去冒险。如果把他惹怒了,到时候会有更多的人跟着遭殃。

    女子说完,便现身在欧阳凌眼前。

    看着眼前的女子,欧阳凌愣了一下。女子的五官很精致,柳眉微皱,似乎带着很多心事。星眸带愁,身姿曼妙,杨柳细腰。完全是典型的古代美女,只是。女子苍白如纸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樱桃小口没有一丝光泽,脸上带着丝丝沧桑。

    欧阳凌眼眸闪过一丝精光,问:你到底是谁?

    女子双眸微眯,道:你真的想知道吗?

    欧阳凌愣了一下,道: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吧!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问题的。

    女子神色带着丝丝忧愁,丝丝无奈般的开口:我叫语燕!

    话落,晴天霹雳般的感觉直涌心头,语燕?听到这个名字,欧阳凌觉得有些可笑。魔尊为了找到她,差点挖地三尺,不惜任何代价的找。为了这个女人,魔尊残害了多少无辜的人类?杨家三十多口人命在一夜之间全部死亡。不仅如此,那个噬血的魔尊既然连杨家的鬼魂都不放过,杀了他们之后又将他们的鬼魂全部关在永无天日的魔界饱受无止境的折磨与煎熬。

    为了找到这个女人,魔尊残害了无数的人类,收集他们身上的怨气,就为了扭转乾坤重新与她相遇!可是,为什么这个女人到现在才出现?如果这个女人能早点出现,是不是就不会死那么多人呢?

    看着欧阳凌的神情,语妍带着不解道:难道你认识我?

    回过神来,欧阳凌冷笑一声,道:你还记得阿哩吗?

    什么,阿哩——语妍惊呼出声。她听错了吗?阿哩,这个让她一想到就心疼得无法呼吸,又不敢面对的男人还在这世上吗?

    看着她的表情,欧阳凌皱了皱眉头,难道当年她死后就没有看到魔尊了?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死后会突然失踪,魔尊到地府都找不到她的魂魄?还是,这件事另有隐情,难道。跟旧大楼的神秘人有关?

    欧阳凌似乎意识到事情不简单,当下便问:对,是阿哩。他为了找你,做了很多天怒人怨的事。但是现在不适合说这些,你先告诉我。当年你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阿哩到地府也找不到你?还有,旧大楼隐藏的神秘人到底是谁?

    闻言,语妍眼眶顿时蒙上一层薄雾,急问:阿哩他做了什么?他死了吗?到底怎么回事?他现在在哪里?

    他现在没事,你先告诉我当年的事情吧!欧阳凌怒视她。

    听到阿哩没事,语燕这才慢慢回忆起当年那段记忆,那是一段痛苦不堪的记忆。

    当年,我被杨二少爷凌辱后自杀了。他把我的尸体扔到河里,当时。不知道是怎样一股力量,突然将我的灵魂收进一个瓶子。几天后,那个人终于把我放了出来,我这才清楚的看见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