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鬼神郎君:番外 (丘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从手上幻化了一壶酒出来,染灵将其递了过去本来应该用酒配服,哪知道你性子这么急。

    丘怀急忙接过,看也不看的吞下去半壶,半晌之后感觉舒缓了许多,这才举起那个酒壶问道这是什么?

    话音刚落,已是满脸通红的倒了下去,染灵摇了摇头,一把提起丘怀的腰带,将整个人提在手里飞了出去。

    行至天山脚下,将其丢在齐姜身上交给你了。

    齐姜踉跄着接过已是醉得半死的丘怀,嫌弃的看了一眼来人你又给我找的什么麻烦?

    给你找了个慧根不错的弟子,你好好培养。

    齐姜翻了翻倒在身上的人,顺带搭了搭脉息,十分不耐烦你是在玩我?这叫慧根不错?

    染灵垂了垂眸子你若是不应,我便去叫墨来与你说。

    诶诶诶别齐姜一想到那个动不动就要人下油锅的鬼神就心里发怵,只能是应下。

    丘怀在人界的寿数已是过半,即便是心智不缺失也是过了修道的年纪,所以齐姜带得格外吃力。

    不是丘怀不肯学,也不是齐姜不肯教,而是着实无从下手,打剑打不顺手,掐诀掐不成形,就连基本的咒,念出来也是毫无所动。

    齐姜几乎是暴躁得抄着一把剑就去了鬼神殿,看着殿上你侬我侬的两人更是火大,硬生生的将剑搭上了自己的脖子你们信不信我就在你们面前抹了脖子,然后血染鬼神殿!

    怎么了?鬼神皱着眉抬头看来。

    你问问你家夫人给我找了个什么为难差事!

    鬼神回过眼看向一旁讪讪的染灵你将丘怀丢给了他教?

    染灵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凑近了些,一脸讨好的看着眼前的这个醋坛子我这不是正巧路过然后救下了他,然后看着他一无所成就指望齐姜提点提点他。

    看着鬼神越发不悦的表情,染灵急忙正经了起来,抬手指着一旁要抹脖子的齐姜都怪他不顶用,所以这才来打扰了大人。

    我?齐姜不可置信的看着甩锅给自己的染灵,就差没有一口唾沫吐了过去你再说一遍?

    我这不也是为你着想。染灵坐直了身子,信誓旦旦道若是你能将丘怀教导得当,那孟女不也是可有转圜之地嘛,也不必你年年月月守着她,却无法相认相守。

    齐姜不相信的放下了脖子上的剑你当真是如此打算的?

    当然。染灵跑着胸脯保证我自然是为你们深思熟虑的。

    有了这个保证,齐姜立即来了精神,翻阅了各种典籍,也询问了上下的各种得道高人,终于是在丘怀即将往生之日,硬提了其的命格,破裂位列仙班。

    丘怀得道飞升之日,在天界看到了已是灵仙已久的染灵,正笑意浅浅的站在一株槐树之下。

    你曾经可不是喜欢待在树下的人。丘怀走近那个人,看着这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我就知道,你这注定成仙的命格,可不是随意可以打乱的。

    这还得感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染灵摇了摇头也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丘怀抬头看向远处静静站着的鬼神,心里沉了沉,忍不住红了眼眶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把他找回来的。

    染灵看着那个隐忍又善良的人终于是有了昔日的影子,心中颇感欣慰你都想起来了?

    嗯,飞升之时便已记起,从我们相遇那日开始,到忘川旁的一切,都已是一样不落的想起来了。

    染灵回过头看了看鬼神,心里安定了许多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可惜,我们却回不去了。

    事到如今,你可是能领悟了?

    丘怀转身看着这色彩斑斓的天界,还有随着微风吹来的阵阵花香直到我第十世时,我还是一瞧见你就惊为天人,还是一样的将你放在最心尖的位置。

    只是,长久的修道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做历劫而生,什么叫相生相克,什么叫顺应自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